第一章 家 上


荒兽聚集之林称之为荒林,地处偏远,万里荒林之边有一山名为凤林山。
凤林山人迹罕至,却有一座偌大秦府威威矗立,众多下人奔走忙碌
而此时秦府大堂之中气氛十分严肃,只见一华丽妇人正在教训着跪在地上却挺直身子的麻衣少年,妇人华丽的衣袍与少年粗糙麻衣形成鲜明对比。
妇人面容华贵,右手指着楚江开斥责“你父亲去闭关修炼了是为了突破境界,你一个废物竟然也大早上偷偷修炼?!你配吗,你连姓秦都不配!你只是一个失败的作品,只配下人卑贱的楚姓。”
“当初怀孕的时候,给你用了那么多奇珍异宝,三分之一的家当都浪费在了你的身上!本指着你能灵犀卓越,入选大门派,好让我和你父亲跟着翻身。结果呢,偏偏生了你这么个废灵犀!我们夫妻好歹都是中品灵犀,生出废灵犀的概率是五百万分之一啊!五百万分之一,怎么就让我给摊上了?!气死我了!”说着一脚把跪在面前的少年踹倒在地“废物一个!瘫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滚去干活?!别想着一天天白吃我们秦家的饭!”
一想到自己生了个废灵根的儿子被灵修界传为笑谈,自己一度些颜面。可是每每看到这个废灵根的窝囊废,秦夫人就想起自己的屈辱,气到肝疼,总要打骂一番,撒撒气才能舒坦一些。被亲朋好友嘲笑抬不起头,秦夫人的怒火就控制不住。好在自己争气,紧接着怀孕,不久又生下了上品灵犀的小儿子,总算挽回了一
少年皮肤奇白,双眼清澈,不顾疼痛重新跪立起来。面对母亲的打骂,楚江开从未屈服。“谁说废灵犀就注定会庸碌一生的?!我不信。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成为高高在上的强者!我会证明你错了!证明你的眼光错了,想法错了,之前的种种行为全都错了!”少年坚定无比。虽然这些年备受打骂,他却从未怀疑过自己,他知道终有一天他会站在世界巅峰俯视着一切,而所有嘲笑过他的人都会因为鼠目寸光而后悔。
“哼!我最错的就是生下了你!不仅是个废物,还是个顶嘴的废物!”女子大大地翻了个白眼,不屑地“切”了一声,对于她来说少年的所谓雄心壮志只是在胡说八道异想天开罢了。厌恶地看着楚江开一脸嫌弃“看见你就火大!快滚,快滚,赶紧滚出去!”
被打骂完,楚江开回到自己居住的用木头和稻草简单搭成的兽棚里,拿上铲子赶往山林,去采新鲜药材。
如往常一样,采药很顺利,八点草、青花、活血果、七色葡萄藤…少年盘点了一下。
“采药只用了半个时辰,余下半个时辰可以用来修炼。”少年青一块紫一块的脸上露出欢喜“虽然这灵犀很差,但是只要每天都挤出时间来修炼,坚持不懈,终究会有所精进。”
席地而坐,调整呼吸节奏慢慢进入浅层入定状态,用意念催动丹田内的一点灵犀吸引天地灵气。
天地灵气依然顺着毛孔经脉向着灵犀慢悠悠地挪动,慢到微不可查,如果不是入定状态下根本察觉不出来有丝毫变化,这就是传说中的废灵犀。
修行者丹田之中的一点灵犀相当于种子,需要功法引导灵力浇灌才会蜕变为果实,成为能够释放各种技能妙用无穷的灵珠。
而废灵犀,就算去学习第一强派佑珠门的逆天功法,再提供充足的灵石,要长成灵珠也得需要几千年的时间。结成灵珠之前修士的寿命也不过一两百年而已,所以灵修界才有公论,废灵根不可能结成灵珠。
即便如此,端坐的少年依然在努力地催动着丹田内的灵犀不肯放弃,一遍又一遍地提起精神继续催动。
一个时辰后,楚江开已经赶回了秦府,在弟弟专属的浴室里准备好了药浴,大大的木桶里装满了红褐色的药液,还飘荡着几片绿叶,散发出浓浓的中药味儿。
楚江开弄完正准备出去,却听见咯吱一声,木门被人推开,一个十一二岁的胖孩子拉着水灵灵的小侍女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一边啃了一口鲜果,一边调笑道“哎呦,楚江开今天表现不错啊,没有让小爷我等你,这儿还有半个灵果就赏赐给你啦,以后也要加油啊”说完就把手里的半个果子扔到地上“拿上你的奖励出去吧,不要耽误小爷我泡澡。”
楚江开轻笑了一下,无视这个小胖子,也没有理会地上的果子,扬起头自顾自地出门去了。自己这个嚣张的弟弟,从小被娇生惯养,虽然天资不错,却是个妥妥的废公子,日后的结局是可以预见的悲惨。楚江开才懒得和他去计较。
“也不知道这个废物哪儿来的傲气,废灵犀一个还不服不忿的,有什么好装蒜的。不管他了,来,咱们快洗澡澡吧,嘿嘿”门还没有关,小胖子便跟服侍自己的侍女厮混起来,胖胖的小手在侍女身上上下其手。
路过的下人们见到楚江开被秦江水嘲讽,也都捂着嘴偷笑,这个楚江开也真是倒霉啊,天生废灵犀比我们这些下人还不如。
正午时分,一直在闭关修炼难得一见的秦家家主秦海风和秦夫人站在秦府大门口,正焦急的等待着一位贵客。
“夫君,这佑珠门的朱执令怎么还没到啊,咱们托他办的事儿不会出什么问题吧”秦夫人转头看了看自己帅气的丈夫。秦海风奇白的肌肤在正午阳光的照射下更显透亮,仿佛白嫩得能掐出水一般,羡煞无数女人。
“放心,江水的灵犀品质是上品,完全符合大门派的选拔标准。而且我们只是让江水提前被一年录取,去门派熟悉下环境提前打点一番而已,应该不会有问题的。”秦海风目视远方,古井不波,仿佛这世界上没什么能引起他的兴趣。
旁边的秦夫人正在默默祈祷“就算损失五十年阳寿也好,若天地有灵一定要让秦江水顺利被佑珠门提前录取啊。保佑保佑。”只有秦江水的前途有了稳妥的保障,自己才能彻底翻身找回面子。那些曾经嘲笑过自己的亲朋好友们都得返过来奉承自己,巴结自己,还会送来大把灵石宝物,想想就很美。
一炷香之后,两道白色身影破空而来,白袍中年人带着白衣侍女,极速靠近然后缓缓降落到秦府门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型白袍中年人朝着秦家夫妇微微一拱手“来迟啦,来迟啦,哈哈哈哈,让二位久等了,十分抱歉,哈哈哈哈”
“可别这么说,能等待贵客光临是我们秦家的荣幸。贵客一路辛苦了,快快里面请,喝杯热茶去去尘乏。”秦夫人热情地招呼起来,秦海风则微微点头以示敬意。
白袍执令朱嗣也毫不客气,大摇大摆地走进客厅一屁股坐到上座的位置,拿起桌上的茶盏轻轻吹了吹就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秦家夫妇在边座坐下,看着喝茶喝的津津有味却一言不发的朱执令,心下也有些忐忑,不知拜托他事儿到底办成了没有。却也没急着发问,就静静地看着朱执令喝茶。
一盏茶过后,秦夫人终于憋不住了“哎呦朱大人,您看我们拜托您的那个事儿……结果怎么样了。我的小儿子秦江水今年能去成佑珠门么?”








第一章 家 上
苦命后人被祖宗带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