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证道强者


茫茫宇宙之中,有这样一颗星球,这颗星球上的人们不像地球,他们没有顶级的科技水平,不过却有自己的强者之路:修炼。
老子有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由此可见,天亦有道,天道乃世间之真理,万物之本原,是维持世界运转的根本规律,然而天道的枷锁终会被人打破,而打破者正是这颗名为圣云行星上的居民,他们在漫长而悠久的修炼岁月中,终于悟出了道的终极奥义,从而破茧化蝶,飞升化仙,成为了传说中的证道强者。
天星城外,两道光影在空中飞速的穿梭着,时不时还发生激烈的碰撞,恐怖的力量使方圆数百里的地区都塌陷下去,不过让人惊奇的是,距离两道光影仅有不到十里的天星城却安然无恙,甚至连城墙上的飞屑都没有掉落。
城楼上,一位衣着华贵的青年目光微蹙的看着两道光影,身边的一名身披银色铠甲的中年男子看了看空中的情况,对着青年沉声道:“公子,这空中的两位实力恐怖至极,而城主大人又不在,没人阻止得了他们,我怕他们再打一会,我们天星城恐怕也会受到威胁。”
“不,即使父亲大人恐怕也完全不是对手,因为他们两人都是证道强者,这等强者灭掉我们都只是一招的事情,”青年声音有些颤抖的道。
中年男子听了青年的话,略微有些吃惊,重新将目光转向那两道流光,那流光周围的缕缕天道法则所透露出的恐怖气息,不正是证道强者的标志吗!
“唉,”中年男子微叹一声,当他知道那两位都是证道强者后,内心就已经彻底绝望了,他看了看那表面布满密密麻麻裂缝的护城大阵,他清楚只要大阵一旦破裂,那么他们天星城内的所有人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不知来来回回碰撞了多少次,左边的那道黑色流光终于缓缓停了下来,化为一个青年模样,不过这名青年的样子倒是让人有些不寒而栗,其整张脸都被黑色的面巾所遮盖住,只留下血红色的双眼留在外面,显得极为的阴森恐怖。
而另一道火红色流光见黑色流光化为人形,也退到一边,也化为一位青年,不过这青年的形象却与之前那位青年差距颇大,这位青年手持折扇,身着火红色长袍,头发也如同烈焰般燃烧着,此刻他冷冷的盯着面前不远处的黑袍青年道:“黑法,你不是我的对手,我劝你还是将神圣火源交还于我,否则一会我一不小心将你杀了,你到时候落了个人财两空,岂不是得不偿失?”
名为黑法的青年冷笑一声,道:“哼,龙烈,既然我有本事将神圣火源从你们火灵宗能够带出来,也肯定能带回我们鬼灵宗。“
“呵呵,那就试试看吧,“名为龙烈的青年折扇一拂,顿时一股冲天烈焰从天际掠出,向黑法呼啸而去。
黑法目光微凝,这龙烈说的不错,他掌握的乃是黑暗法则,正好被其的火光法则所克,而且他们两人的修为相当,都是天道主中期,若是真打起来,他还真不是这龙烈的对手。
不过他也并没有多少担心,他已经通知了他们鬼灵宗的长老,那位长老据说可是一位达到道元主的至强者,实力可不是他所能想象的,他相信只要他能撑到那位长老前来,这龙烈必死无疑。
只见黑法从灵戒中取出一柄黑色大戟,这大戟表面布满着极为浓烈的黑雾,而且时不时还有鬼魅的厉叫声,极为的刺耳。
黑法大戟一甩,恐怖的黑雾化为一道鬼影向火焰掠去,“轰”的一声,两种能量在空中产生了剧烈的爆炸,强大的力量瞬间便将方圆数千里的地区全部摧毁。
“咔嚓”一声脆响,只见天星城表面的护城大阵犹如纸糊般在巨大的力量下瞬间崩溃,而那青年和中年男子也是倒飞而出,鲜血从口中飙射而出,重重的跌落在地上,将坚实的地面都砸出了一道深坑。而且这股力量还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恐怖速度向城中蔓延,只听到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从城中响起,久久不绝。
黑法淡淡的瞥了天星城一眼,目光中充满了不屑,方才他已经用神识查探了城中所有人的修为,发现城中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那城墙上的那位中年男子,达到了悟死境初期,连证道都未达到,这等实力在他面前就犹如蝼蚁一般,只要一招就可以让其死无全尸。
倒是这龙烈在看到天星城内的惨状,手中的法则之力略有停留,接着对着黑法道:“黑法,不如我们去久龙山脉一战可否?”
黑法见这龙烈竟然突然邀他别处一战,感觉有些奇怪,他略微思索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毕竟这九龙山脉距离火灵宗很远,即使那位长老在那里杀了龙烈,火灵宗恐怕也察觉不到。
“好,那就跟我走吧,“说完,龙烈折扇一收,化为一道火红色流光消失在天际,黑法也不甘示弱,也化为一道黑色流光追了上去。
城楼上,,青年在中年男子的搀扶下缓缓坐起,当他看到天星城内血流成河的惨状,嘴角充满苦涩,他父亲在前往郡都时还反复叮咛自己要看守好天星城,如今却搞成这番模样,恐怕他父亲回来一定饶不了他。
中年男子看青年满脸自责,叹了口气安慰道:“唉,公子,你也不能怪自己,那两位太强了,只是对了一招产生的余波就差点屠城,这等实力远不是我们能够抗衡的,城主大人回来也不会过于怪罪你的。”








第一章 证道强者
天道至尊之神皇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