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禁武


月夜之下的帝都,是如此的阔静,一男一女站于高山之上,俯视整个帝都。
二人凝望下方,整个帝都一览无余,入夜之后仍有少许灯火闪耀。
他们相互依偎,望着下方的帝都,眼中流露出不舍的神色。
“都好好告别了吗?”男子看向怀中的女子温柔的问道。
女子轻声应答,青丝被微风吹乱,男子用手扶着女子的面颊,替她将细发理好。
女子靠在男子宽阔的胸膛上,依依不舍的看着下方的这片土地,望着正中央那宏伟的宫殿,颔首轻点。
男子抱紧怀中的美人儿,眼中看着那座府邸,眼眸闪耀着尘土飞扬的画面,不由陷入回忆之中。
……
“哈哈哈,小弟,这就不行了?”爽朗的笑声响起,一口白牙映入眼帘,手持长剑替自己斩向身后的敌人。
“小弟,可不能掉以轻心哦!”耳边风声响起,温柔的声音从另一侧传来。
敌人趁其不注意,挥刀斩向小弟,刚刚小弟耳边的劲风正是温柔声音男子挥剑斩落的声音。
敌人的手缓缓落地,长发飘飘的男子目光闪过一丝厌恶,挥剑朝其斩去,剑气向四周扩散开,将此人后方不断涌上的众敌一一斩杀。
“轰!”
前方数十道气势迸发而出,令空中三人面色大变,快速飞至前方,十余人站在那身着金色甲胄,身形魁梧的中年男子身后。
身着金色甲胄的男子,目光阴沉的看着前方,抽出长剑,持剑浮空而立。
而在众人周围,大量的士兵在空中与敌人打斗,个个士兵都身着盔甲,而敌人竟是轻装上阵。
敌人的面容与常人无异,可其身上所散发出邪恶气势,额头青筋暴起,极为凶煞。宛如恶魔般,其武力也丝毫不差,即使士兵数量之多,境界之高,但一个敌人居然可以同时硬撼几人而不落下风。
“真当我魔族无人?”一道古老的声音响起,气浪袭来,令金色铠甲将领身旁的众人不得不运起灵力抵挡。
而在场中的魔族与士兵们,还未反应过来,气浪所到之处,场中众人皆化为飞灰,令原本拥挤的战场变得空旷。 数十道身影飞至空中,身上围绕着黑气,与金色铠甲身旁众人对视。
身穿金色铠甲的男子面色越发阴沉,场中的士兵尽数化为灰烬,怎能不令其愤怒,而他身旁的众人也都面露怒容,怒目瞪着对方。
那数十道身影的后方,一男子缓步走出,在空中如同踩在地面一般,一步一步走至前方与金甲中年对视,面露微笑看了看四周,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样就空旷多了。”
金色铠甲中年男子闻言,面色微微抖动。
在他前方的魔族男子也发现了此等微小的动作,面露邪笑,看着他调侃道,“怎么,难不成你还替他们心疼?” 魔族将领话音刚落,他周围的魔族皆朝前方露出戏谑的面容。
“废话少说。”中年男子冷哼一声,持剑首当其冲,众人紧随其后,各自拿着武器迎上前方的魔族。
灵气涌动,大地微微颤抖,原本光滑的地面也变得坑坑洼洼,周围的山脉也轰塌许多,令大地更加的辽阔。
砰!
众人尽皆退开,保持距离相互对望,可魔族脸上十分轻松,而反观中年男子众人,口中不断喘着粗气,想必此次交手消耗极大。
“呦,这就累了,我等还未用尽全力呢,不会堂堂帝国将领实力如此?那等灭了你们,后方的美味口粮岂不是任我们……”魔族最前方的男子调侃道,舌头轻舔其黑唇,很是邪魅。
中年男子握紧的手一松,长剑从其手中掉落,插入下方的土地内。
身旁的众人皆效仿,各自的武器都缓缓落地,中年男子怒视前方,口中发出野兽般的吼叫声,身后众人皆吼,身形猛得变大,涨了一倍,气势也随之变得越加强大。
魔族众人面容很是难看,只有前方那魔族将领依旧笑着,见前方众人如此不由劝说道,“瞧瞧,这样多帅气,比之我们都不遑多让,为何不加入我们呢?”
“战!”
可回应他的只有前方中年男子的一句,战!
魔族将领面目狰狞,头上涌现出魔角朝中间男子飞去。 砰!
双方拳头相撞,气浪扩散开来,令周围的众人不得不运起灵气抵挡,而魔族那边亦是如此。
一连打出几拳,双方对轰几拳便升至高空之上,身旁众人才稍微松了口气,目光重新看向前方的魔族,大喝一声运起灵力攻去。
砰!砰!砰!交击声不断响起,空中时不时被击出裂缝,一闪即逝。
“不好,我们快控制不住身躯了,可恶啊!没想到变身了也无法立刻将他们灭掉。”一道话语声忽然响起,随即一声痛苦的大叫,好似在回应他的话语一般及时响起,眼中红光大闪,眼眶中的黑色瞳孔越来越小,随即被红光覆盖。
砰!前方的魔族可不理会这些,趁其不备,轰出一拳打在其胸口上,高空中一道身影倒飞而出,落在地面上卷起滚滚尘烟。
“小弟!!!”众人皆惊呼出声,一失神,魔族看准机会,纷纷出拳,将众人击飞。
高空上的中年男子也颇为震惊,没想到短短一年不见,魔族的实力竟然提升如此之快。
中年男子奋力一拳,魔族将领不敢小瞧,用尽全力欲将其抵挡,砰的一声,还是被击飞,魔族将领在空中翻了好几个跟斗才浮稳身形,望着前方快速朝下而去的怪物身影,他不敢追击,用手背轻抹嘴角,拭去嘴角流出的墨绿色血渍。
看着手背上的血渍,眼角不经意露出一丝忌惮。
轰隆!
中年男子如同一颗陨石般快速落在地面,身边的碎石被其震飞,中年男子怒视前方袭来的魔族,怒声一吼将众魔吼退。
“醒来!!”中年男子高呼一声,原本深陷土中的众人眼中的红光缓缓消退,随着男子一吼,众人意识苏醒,恢复人形。
众人挣扎起身,吃力的走到中年男子身后。
高空之上的魔族将领猛得疾落至众人前方,目光深邃的看着众人,调笑道,“你看看,他们都如此模样了,还如何与我们打?”
“伏魔锁魂阵!”中年男子还未变回原样,用其粗狂的声音吼道。
众人闻言快速至指定位置站好,而浮在空中的众魔闻声,皆面露惊恐之色,甚至连前方的魔族将领都不由开口训斥道,“你疯了吗!”
中年男子嘴角微微掠起,冷冷的看着前方众魔,魔族将领不由面露惊慌,正欲逃去,可却发现自己已被控住,不由怒吼道,“你疯了啊!这样你也活不成的。”
“你也怕死?”中年男子冷笑着回应,阵法越加快速流转。 众人皆露出不畏生死的面容,静静等候死亡的来临,忽数十道掌风齐齐拍向身后,站在最后方的那名稚嫩的少年身上,将其击飞至远方。
少年在空中往后倒飞而出,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看着前方众人的笑容。
“黄家不可无后,靠你了。”中年男子的声音在少年耳边响起,咻,咻~两柄长剑从前方飞出,少年已落在地,两柄长剑插在其周围。
“不!”少年如同发疯般快步向前方众人跑去,众人头顶浮现血色,汇聚空中形成巨大的血球,血球不断缩小化为小小的血珠,直射入奔来的少年脑海中。
少年只觉得身躯渐渐失去了知觉,趴到在地伸手想要抓住前方众人,一声声小弟响起,众人的面容一一在少年的脑中浮现,最后停在中年男子的面容上。
依旧是那样的严肃,那样的不苟言笑。
少年看着这张熟悉的面容,只见中年男子眼中涌现出欣慰,朝其肯定的点了点额头。
眼皮越来越重,少年看着前方众人化为光芒,随即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下雪了耶!”身旁的惊呼声令少年惊醒,伸出手掌接着缓缓飘落的雪花。
男子呼了口热气,热气腾空而起,男子转头看着怀中的美人儿,“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识帝都的雪景。”
女子没有回应,反而越加用力搂紧男子。
“走喽,我们去浪迹天涯咯!”男子抱起女子,踏空向远方飞去。
女子倚靠在其胸膛听着其铿锵有力的心跳声,满面的绯红,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
一座宁静的小乡镇内,木头搭建而成的木屋内时不时传来阵阵痛苦的喊声。
屋外男子在外来回徘徊,眉头随着屋内的喊声响起,越发得紧锁。
随着一声啼哭从屋内响起,男子的面容浮现出欣喜之色,不由伸直脖子看向屋内。
一道红光迅速冲天而起,男子暗道不好,急忙腾空而起,运起体内的灵气想将此压制下去。
砰!男子虽然压制住大部分红光,但还是被其扩散而出一部分,瞬逝千里。
帝国之内,无数道身影感受这股气势不由站直身躯,有得满目狠辣,有的面露欣喜,各自的表情不一,可惜的是红光稍纵即逝,令众人无法得知其是从何传来。
帝都内,皇宫之中,圣皇正批阅着奏折,近来帝国四处灾害不断,令其深感烦心,忽感一股气势,本是愁云密布的面容顿时欣喜不已,露出笑颜望向窗外朝远方看去。
帝都之中的某座府邸内,一老妇人双手托着龙头拐杖,目光呆滞得望着空旷的庭院。
老妇人轻叹一声,伸手至桌面欲拿起桌上的茶杯,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手止不住的颤抖,面露欣慰的笑容,原本呆滞的目光又重新散发出光亮。
“该死!该死!”中年男子满面怒容,将屋内的一切可以砸的都砸烂在地,满地的碎屑,即使屋内一片狼藉可却无法平息他心中的怒火。
男子坐在椅子上,久久才平息下心中的怒火,目光直视前方,很是阴沉,叹了口气喃喃道,“看来此事还得再缓缓。”
十年弹指一挥间,时间如流水般悄然而逝。
天空刚泛起些许鱼肚白,十岁的孩童就已醒来,揉了揉眼睛起身,娘亲早已打好热水的木盆置于屋中。
孩童拿着毛巾,沾了沾些许温水,拿着湿润的毛巾擦拭完面颊,洗完脸踏步跑出屋内。
孩童走至厨房,看见娘亲正在忙活,轻喊了一声,“娘。”
妇人闻声望去,望着孩童正依偎在门边,面上露出笑容,眼眶透出充满慈爱的目光连声答应道,“诶,小宝饿坏了吧,先等等娘马上就将早饭做好。”
小宝连忙点头答应,迈开脚步朝院中走去。
忽闻屋后阵阵喝喊,令小宝十分好奇不由朝屋后走去。
小宝循声而去,走到屋后。满地的碎石,小宝爹身形如风,指尖环绕着劲气,指向远处的石块,砰!砰砰!石块如同炮仗般,炸裂开,四处散落。
一指劲气朝小宝身前的巨石袭来,砰!巨石化作碎石,但劲气并没有散去。向着小宝激射而来,小宝爹此刻也发现小宝目前的处境。
他心中一惊,朝小宝疾速掠去。但距离有些远,而劲气已经近在咫尺。
啪!
就在危急之刻,一道身影出现在小宝身前,打散了飞驰而来的劲气。
“娘。”小宝轻呼道,害怕的抱住身前的娘亲。小宝娘温柔摸了摸小宝的头,另一只手拿铲子指着着爹怒气冲冲的喊道:“黄中正,你是要害死我儿啊!要练武去山上练,这万一孩子有三长两短我跟你拼命。”
小宝爹松了口气,开口解释,“我这也不知道啊,而且今天起晚了我才想省点事,哪里想到小宝会突然出现,下次不会了。”小宝爹悻悻的搓着手。
“还有下次?”小宝娘沉声喝道。
“没有,没有。”小宝爹干笑的挠着头保证道,“以后都去山里练!保证不在家。”
“哼,走吃饭去。”小宝娘拉着小宝就往屋里走,不去理会留在原地的小宝爹。小宝不由十分疑惑,疑惑什么呢?为什么爹和娘武功那么高,没有开家武馆或者担任官职,偏偏在田里种地。
曾经跟大壮和幺娘说过自己爹能用气劲轰开巨石,但他们都表示不信,因为曾经跟大壮和幺娘说过自己爹能用气劲轰开巨石,但他们都表示不信,因为能用气劲做到这事的,至少得有武师的实力,而在这偏远的乡里,武师已是很了不起的存在了。而且有这实力,还在种田,谁会信啊!像幺娘她爹,不光在乡里开了间武馆,更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大善人。
小宝娘盛了碗粥,放到小宝的面前,“饿坏了吧,快喝粥。”慈爱的摸着小宝的头。
小宝吹散粥面的热气,夹着咸菜,小口的喝着粥。小宝爹眼巴巴看着小宝娘,不敢吱声。
小宝娘轻吹碗里的粥,自顾自的喝了一口,不咸不淡来了句,“想喝自己盛!”
小宝爹得令后,笑逐颜开,拿着碗去盛粥。
“娘,我想跟爹学武。”小宝看着娘亲小心翼翼的开口。话音刚落,正在大口喝粥的小宝爹就猛得呛了一口,显然被小宝的话给吓的不轻。止住咳声,小爹满脸通红的开口,“真的要学,爹一定把你教成这天下第一……”正当小宝爹在徐徐道来,小宝渐渐发现娘亲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啪!
小娘把筷子放在桌上,发出声响,小宝爹此刻也意识到不妙,赶紧止住话语。
“小宝。读书不好吗,现在朝廷不也在大力提倡文学嘛。”娘温柔的对小宝说道,“你就好好读书,不要想那些没有用的事。”
娘最疼小宝了,事事都顺着,应着小宝,只有这习武的事娘亲就是不肯,小宝也不敢忤逆娘亲,小声的回道,“小宝都听娘的。”
小宝娘见小宝如此应答,面上止不住的笑意,在小宝的面颊上亲了一口,“这才是娘的乖小宝。”
“娘,我要出门,中午不回来吃饭了。”小宝放下碗筷,小声的说道。
小宝娘疑惑的看着小宝,“去哪,跟谁去?”
“跟幺娘去找大壮,中午应该吃野味…”小宝话还没说完。
小宝娘就连声应道“去吧,去吧。玩的开心点,下午早点回来。”
娘亲只要听到跟幺娘出去她就十分放心。甚至还有点,巴不得小宝与幺娘两人天天凑一块的感觉。
“娘,那我出门了”小宝说完跑了出去。朝大壮家走去。此时屋内,“黄中正,你以后再敢在家里练你那三脚猫功夫,我就跟你没完。”小宝刚出门小宝的娘亲怒气冲冲的朝小宝爹发着脾气。
小宝爹委屈巴巴的讨好道:“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以后晚上再累,练功也去山里。”
安静片刻,小宝爹忍不住出声道,“其实吧,让小宝练练武也是可以的吧,现在我们在还能保护他,你说万一以后咱两…”小爹说到这,止住了话音,过年节的不想说出不吉利的话。
“哼,这不用你操心,大不了我给小宝找个能保护他的媳妇。”小宝娘冷哼一声,收拾起桌面的碗筷,不再搭理小宝爹。
“好,好,都随你。”小宝爹讨好道。
“去去去。别在这碍手碍脚的。”小宝娘不耐烦地将小宝爹赶出了厨房。
而小宝已在大街上了,哪能听到二人的谈话。
昨日许久未见的幺娘来了封信件,约小宝出去玩,令小宝十分开心,从昨日就开始期盼着。
想着幺娘精致水灵的面容,小宝脸上笑意更甚,不由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第一章 禁武
文武为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