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二章 花开处魔灭(一)


重霄城-古宫禁院,位于雾城最中心,毗临北海,气象庄*严。
万余间楼阁、花园错落分布,在雕龙石阶,画栋回廊的承接下,既不拥挤,也不疏漏。浑然天成,鬼斧神工,雄伟壮观。五米高墙遍布光网,环绕四周,将重霄城-古宫禁院的宏大掩映成了神秘,普通人难以进入。
养心斋内,龙呈均与雍涛仁波切在喝茶,宫南起、萧北寞在侧坐陪着。四人共同举杯,默默的喝着。
独角狼王在屋外来回溜达,时不时的将吓人的目光,投向周围战的笔直的卫士,低声咆哮着,很不爽。
它虽有进屋喝茶的资格和实力,却无进屋喝茶的容貌与出身,所以就只能在外面喝着风,守着门儿。
巨大的三维投影屏,放置在众人前面,旁边一个稍小的屏幕,不时有一行行有关于战况通报,其他重要消息的或字多或字少的情报,显示出来。
投影屏上,影像清晰,声音还原保真,见证着北海这三天发生的一切,众人凝神看着。
龙呈均长眉紧缩,靠在椅背上。三天了,雾城就像脱离了五洲建制一样,出不去,进不来,与外界通讯断绝,原因,未名。
心里的不安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加剧。不光城上笼罩迷雾,人心也布满了阴霾。风雨欲来的压抑气氛,沉甸甸的压在在场每个人的内心,无法驱散。
北海边,周雷站在周正的旁边,精神抖擞周围数百雾城卫,手持颜色各异的极光剑,整齐站立,形成一片肃杀。
五洲今时今日,医学因为有益身心且需要资源有限,发展程度仅次于史学研究。所以周雷的伤,不算什么大事儿。
有口气儿,送治及时,不光伤好了,精神头还不错。
北海的湖面上,风平浪静,只有数不尽的建筑物残骸以及树木残破的身体,来回晃荡着。黄叶成片,枯枝处处。
“那东西,淹死了”?周雷心有余悸的默默望着平静凄凉的湖水,小声嘀咕道。
没人理他,这句疑问太白痴,谁要是回答了是或者否,岂非更白痴?
“真人,你怎么看?这都一个时辰了,难道从水下逃跑了”?周正瞪了一眼儿子,将问询的目光投向张自然。
张自然表情恬淡,将目光望向站在身旁的唐玄笑道:“唐小友,你觉得呢”?
唐玄默然站立,盯着湖水破败的涟漪,意识却似飞到了湖底,那里一片沉静,缭绕着淡淡的悲伤。
“说不好,但有些不安。让卫士们收起极光剑吧”,唐玄摇头。黑白莹润的发丝,随风舞动,颀长的身躯,复杂情绪出现在他那张脸上,纯净的面庞,变得多彩了起来。
张自然有些失神的望着那张脸和那双深邃难以看清的眼睛,良久才对周正道:“按唐小友说的做吧”。
周正点头,大手一挥,一声轻微的鸣响之后,在场卫士手里顿时空空。
周雷冷哼了一声,但老子的命令,众目睽睽之下,他也没胆子跳出来反驳。心中千般不爽,先忍着。只是将带着恨火的目光,隐晦的扫向安雨轩、唐玄二人。
安雨轩眨着眼睛,笑得很得意,甚至故意拉起龙笑梅的一直玉手,来回晃荡着,而唐玄根本就一直望着湖水,毫无知觉。
周雷恨欲狂,忍的很辛苦。
平静的湖水渐渐荡起波纹,湖底的山寿动了。他抖落一身的淤泥、灰黑落满全神的丝絮,转回头,向岸边一步一步的走着。
吃的欲望与生存之间,他已经做出了选择。至于夜摩令,顺带完成而已,行不行,相信古夜摩也不会说什么,所以后果也不再考虑范围内,他在元洲大魔国,地位还是很超然的。
一步,两步,山寿的腿已经从厚厚的淤泥中拔了出来,步履虽缓,步伐间距离,却丝毫不变。
三步,四步,山寿浑身涌起激荡的魔气。上身干瘦,不着一丝,下面紧身小裤衩,弹性十足。湖水缓缓分开,被狂暴的魔气推向两侧。
五步,六步,山寿血红的双眸变得暗淡,平凡。二米高的身躯,不断颤抖着,逐渐变小,变瘦。
七步,八步,他在水里露出了头,慢慢向前走着。
此时众人眼中,又出现那个踏雪而来的老人形象的山寿。
魔气狂涌,遮蔽了整个北海,山寿虽瘦,但缓步而来的气势,杀意,狂暴之意,使得众人亦随着他逐渐临近的脚步,缓缓后退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山寿停住脚步,仰天狂笑,魔雾激荡。小小头颅上的那张小口,越张越大,空中魔气成旋。
狂猛的吸力,宛如在众人背后骤然吹起飓风,不断推着众人向那张巨口靠近。
唐玄一把抓住蔡姚的手,丹田中唐花飞旋,玄玄气涌动,双足牢牢钉住地面,缓缓后退着。
龙笑梅抓住安雨轩,周正拎着周雷,张自然与杨天祥共扯大棍,在漩涡中,站稳身子。
吸力漩涡及远,数百卫士却没有他们雄厚的元气,难以保持身体平衡。
众人身后,碎砖,烂瓦,石板,粗大树枝,不断呼啸而来。
霎那间,天摇地动,天昏地暗。
砰,一个卫士的头部,一块旋转的砖头砸中,一声惨叫,失去平衡,身子飞起,瞬间没入到那张巨口之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漩涡中的山寿已经不见了身子,只有那张宛如黑洞一样的巨口,发出轰隆的狂笑声。
狂笑再起,吸力骤增。
越来越多的卫士如滚地葫芦般飞向巨口,瞬间消失。而那张巨口,不管是枯枝败叶,砖瓦碎石还是卫士的身躯,来者不拒,毫无底线。
“我是,是,是,造剑师”。。一个卫士,发出低弱的声音。
山寿目光一闪,却并未停止动作。
越来越多的卫士,被吸入口中,生生吞噬,周正心急如焚,周雷惊骇若死,却毫无办法。
唐玄眉头越皱越紧,这股绵绵不绝的狂暴吸力,太可怕了。若是眼前山寿再笑下去,恐怕在场众人,无一幸免。
一念至此,唐玄动了。一声低喝,右手全力施为之下,将蔡姚高高抛起。
身在空中,蔡姚稳住身形,向左侧倒飞,而唐玄的身子,却在作用力之下,又向前滑行了几步,勉强稳住身子。
唐玄的眼睛亮了,全力运转玄玄气,唐花飞旋,而其身形,却在吸力漩涡中时隐时现,曲折前进。
吸力呈喇叭状,距离山寿越近,波及范围越小,不过吸力也是更加剧烈难以抵抗;距离山寿越远,波及范围虽然更大,但吸力也是越小。
想到这点,唐玄开始救人。
“我,是,造,剑,师”。。。。一个卫士满眼绝望之色,身子不受控制一样向那张巨口飞去。紧急时刻,他的手腕忽然被一只温暖的手,一把抓住,扯回。
卫士呆滞的目光转了转,是他?
吸力依旧,大口依旧,上空却飞起了人。
龙笑梅、安雨轩、张自然、杨天祥、诸多卫士,不断脱离吸力范围,在上空向两侧倒飞。
周雷内心是崩溃的,对自己擅自带了数百卫士赶来支援的行为,深表后悔。
而周正的修为虽是武道先天,元气也颇为雄浑,但是场中诸人,他的修为却是最低的,战斗方式也颇为刻板。
一招一式打起来虽有章法;冷静下来,也有些道道,但一遇到这种毫无应对经验的超自然攻击,就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周正心里叹息,使尽全身力气,将周雷抛向上空,而自己,如箭般,被吸向那张大口,连临别微笑都没有一个。
“爹”,周雷狂吼,却没有倒飞,而是又径直扑了下去。死啊,活啊都不管了,他只想救他爹。
好吧,父子二人谁也没跑了,都飞向巨口。
唐玄面无表情,将最后一个卫士丢向天空的瞬间,便扑向那张巨口。
风声,摩擦声,碰撞声声音嘈杂如雷,隐隐还有周雷绝望的惊叫声。
唐玄身形如电,借着吸力,飞射而出:一,二,三。
心中默默数三声之后,唐玄怒吼:“花开”!
巨口下,唐花悬浮在唐玄头顶上空,灿灿,金、黄、红三色交织,缓缓飞旋中,膨胀成桌面大小。五片绿叶发散出蓬勃生命气机。
砰,砰,眼明手快的两把抓住周正父子的双手,唐玄咬牙,拼命催动着灿灿唐花,抵挡狂暴无法言说的巨大吸力。
唐花飞旋,花叶上的金色萌动,放射出万道光线,呈伞形,笼罩着摇摇欲坠的三人。金丝带着锋锐无比的锐意,将狂暴的吸力,切割呈粉碎,虚无。
花,美绝。比之万星堆幻境里茅屋前的金剑花,美上千倍,万倍。
“呵呵,呵呵,阿嚏”,唐花发出的生命气机,让山寿觉得很难受。
就像鼻子底下被放了一坨屎一样,非常恶心、想吐。
而锋锐之极,无法抵挡的金色丝线,更让他比精钢更强悍的魔躯,产生阵阵刺痛感。他不由得打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喷嚏,吹起一阵狂风。
狂风中,唐花逐渐隐没,拖着周正父子的唐玄,倒飞一段距离之后,双脚落地,向后滑行着。
巨口缓缓闭合,钢锉一般的獠牙,嚼碎半个口腔内的阁楼之后,众人眼前,山寿依旧身材如侏儒,形态如老人,只是他面容不再慈祥,满是狰狞。
血红的双眸死死盯着倒飞滑行的唐玄,山寿轻声道:“小子,你很优秀哦”!语气全无赞赏之意,像是一只被打断不准吃骨头的狗。
不爽、不甘、愤怒、恨!







第一二二章 花开处魔灭(一)
大宇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