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三章 花开处魔灭(二)


养心斋内,巨屏传来震撼的影像和音爆,牵动了所有人的心。
直到唐玄出现救人,山寿停止吸力漩涡之后,才将离座的屁股,缓缓搁在椅子上。
“呵呵,诸位喝茶”,龙呈均笑着端起茶杯,才发现,茶杯空了。
“人都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过了这么多年的艰难生活,遇到这种怪物,我竟不怎么奇怪了。也不知道是麻木了,还是心态好,各位怎么看,宫老,你不想说点什么”?龙呈均放下茶杯,语气平静,有自嘲意,望着宫南起。
宫南起低眉垂目,良久都未说话。欧阳难过的事情,还没调查清楚,如今又冒出个山寿,也不知道西边怎么了,这么长时间,都未有消息回复。
面对龙呈均似无意问起的质询,却无言以对。总不好胡诌一气,谁比谁傻?
“萧老,通讯恢复,立即让范子夷以及陆茗等守护大仓的商首,来雾城见我。另外,关于卫士、元士、商士社会地位,我有些想法,还望萧老,宫老,给些建议。我们先达成共识之后,就可让洲务院拟定细则,推动实施了”,龙呈均接着道,眼睛眯着,谁也不知道他在望着谁。
萧北寞点头称是,一双眼睛还盯着那个投影屏,似乎还是难以接受。环境恶劣到还罢了,出现“魔”,这个新物种,真是天灾魔祸,连喘口气都觉得压抑。
宫南起闻言,神色动了动。他倒没太过关注投影屏,别说魔,更离谱的他也见过。但是龙呈均的话,却让他心神有些动荡。
涉及到社会地位,社会结构,既成事实和既得利益者的任何一个微小的改变,都会引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这中洲,承受的起这种震荡么?
连虫灾泛滥的常平仓的陆茗都叫回来面谈,这件事儿,还能是小事儿?
沉默中,时间来到傍晚。对于这些人来说,每一天似乎都特别短暂。要做的事情太多,要想的事情太多,难道又要等到,明天?
... ... ...
“婉婷”,是一个酒吧的名字。它不光是雾城唯一的酒吧,就算是中洲,恐怕这类的休闲场所也是屈指可数。
娱乐至死,那是建立在你有收入、有蜗居、有时间、有闲心、有目的、有资格娱乐的基础之上。而娱乐本身,就不是生活必需品,尤其是现在。
别说风雨飘摇的环境,随时被吞没的生存之地,身心疲惫,心力憔悴,每日为活着而活着等等这些,就是进入的资格,本身就不好获得。
五洲币在酒吧这种地方是行不通的,这里只要一种东西:特许准入。
它是一张不值钱的卡片,但因为有了雾城专属元士部门的盖章,就成了一个盖着元士章的,不值钱的卡片。受众少的可怜,且售价昂贵。
一般元士半年的收入,且没有违反职业道德记录,操行良好,可以买一张。饭还要不要吃?日子还过不过了?谁舍得?
卫士挣命一样,守卫边疆三个月,同样的要求,也可以去当地专属元士部门,买一张。就算舍得,你去哪里找?总不至于为了几个小时空虚的快乐,从济洲荒漠跑到雾城吧?
商士虽然有这个条件,但较大点的商士,都有私人的,想叫谁来谁来那种,也不会在公众场合抛头露面,以免给人以铺张浪费,不顾五洲的恶劣印象。而小商士精于计算,生活在夹缝中,也是属于舍不得那种。
当然,一旦有了这张卡片,进入之后无需支付额外的费用,自有酒吧与元士部门进行对接,结算。
由此在当今五洲,酒吧等所谓娱乐场所,不光是凤毛麟角,更都是些赔钱货。直白点讲:这些场所,也属于商士范畴,只是受到特别监管而已。
虽然当世社会财富与个人财产有些交织不清,但谁都不敢轻易浪费在与“活着”,“活下去”相反的经营上来。而创造虚假的繁荣,本身就是犯罪。
“夜色,好美”,婉婷酒吧内,空无一人,招牌上的有限霓虹,散发着无力的光彩。而一个女人,此时正在在一间黑白分明的房间内,轻声呢喃着。
房间幽闭,漆黑。
所有的陈设:门,门框,地板,顶棚,灯,椅子,桌子,甚至窗帘都是漆黑色。
而在黑色的灯光下,清晰可见,她黑色丝般长裙,滑到腿跟,雪白、修长、紧实的玉腿,交叠搭在漆黑的桌子上,轻轻晃动着。握着红酒杯的手上的指甲,也是黑色,指甲长而弯。
斜靠在椅子上的她,在深沉,孤寂的黑色中身躯彷佛衣服被分成了上下两截。
轻声自语中,胸脯起伏,波澜壮阔,脖颈之上,雪白的肌肤,白的发光。
黑润放光的双眸,长长的睫毛闪动着,鼻高挺,唇红一点,开合之间,贝齿如碎玉。长发如丝,黑且直。这一切配上那张瓜子型的脸蛋,不光美而且妖。
夜色,好美,难道这房间的黑,便是她口中的夜色么?
此人正是婉婷酒吧的老板,夜婉婷。
... ... ...
北海内,唐玄内心清楚,最后决战的时刻到了。
“滚开,鬼东西”,山寿大吼,一巴掌将口喷寒雾的鬼见愁拍出老远。
鬼见愁吱吱叫骂着,在空中来回翻腾着。
此时山寿的身躯,膨胀到二米左右,再不复刚刚吞噬完极光剑三丈身高的盛况。他感到心力憔悴,魔气耗损严重,生命受到威胁。
他的心情也很复杂。吃对于他而言,是至高无上的一件事儿,如今却要为了危机感,被迫放弃一生终极理想,值得,还是不值得?
想不明白,但要活着,活着才能继续去追求。而成了仁,即便高尚,恐怕也只能被追悼了。
好不容易弄清楚吃与活着的关系,又坚定了一下信念,山寿疯狂了。
龙笑梅身躯跃起,清越鹤鸣,强悍元气惊人之极。喝声中,一人多高的羽鹤飞扑而出,鹤喙如剑,闪电般刺向山寿的胸口。
山寿呵呵大笑着,一拳击出,黑色魔雾狂卷,带着沛莫可御的巨力,狠狠击在羽鹤的尖嘴上。
笑声如雷,拳风肆虐,形成一股笼罩数丈方圆的风暴。
羽鹤被这一拳,打成了漫天的乱卷的气流。气机牵引,龙笑梅惨叫倒飞,嘴角留下鲜血。
“休伤吾妻”,安雨轩大喝一声,江湖剑幻起一片剑影,剑气纵横,人王境的元气有些超常发挥。归一,化万,到底走哪条路,还没想清楚。
整吧,瞎整吧,反正也刺不进去。
江湖剑在山寿庞大的身躯上,刺出叮叮当当的响声,锋利的江湖剑,强悍的人王元气,竟无法在山寿皮肤上留下半点痕迹。
山寿双手狂舞,一把将江湖剑抓在掌心,随手一揉,江湖剑成了一团废铁。巨足抬起,猛踢安雨轩的前胸。
这大脚丫子,比安公子的前胸还要长,还要宽,这要踢上,连前胸,带老二可就没了。
危机之下,安雨轩剑眉倒竖,双足撑地,向后急速倒翻。
山寿一足踢空,下方土地轰然爆响,出现一个巨大的深坑。
杨天祥握着手中弯弯曲曲的盘龙棍有些欲哭无泪,百余斤重的精钢大棍,竟然弯了。这怪物的身躯,比钢铁还硬几分。他只有随手丢下大棍,双掌挥舞间,发出一道道元气,骚扰着山寿。
张自然此时身躯挺直,不再佝偻。目光沉宁,双目如电。
他脚踏方圆,双手挥洒,绕着山寿庞大的身躯打起了游击,砰砰,砰砰砰,宛如打铁声,响个不停。
眨眼间,山寿的双腿,腰腹便中了百余掌。
张自然落掌轻柔,每一及体,便瞬间停留,他顺势扭腰之下,元气狂涌,凹陷的掌心成圆、凸出,狂暴的力量猛吐,似要将山寿身体击穿。
砰砰响声过后,张自然无奈的发现,明劲,暗劲,借力打力,狂猛元气,最多只能让山寿阴沉着脸不断后退。
他连一丝受伤的迹象都没,只有被“摸”的很不爽的愤怒。
招式的精妙只能让张自然命中率高的吓人,但命中结果却太差强人意,简直是蹂躏老道的神经。
“呼”,打了半晌,张自然喘息中,继续游移在山寿的身前身后,暗自回复着元气。被打的没事儿,打人的累的够呛,我是不是真的这么弱?
张自然身形如电,在众人的眼中那是精妙非常,眼花缭乱。而在山寿眼中,这只苍蝇,太烦人。
双眸一瞪之下,山寿双臂平伸,双足缓缓转动。
随着他一声怒吼,转速越来越快,平地刮起一阵旋风。
类似于王八拳的招式,不算精妙,也让人生不起敬佩之意,但却声势吓人。
渐渐的,山寿的双臂,呈陀螺状,回旋着。随着速度越来越快,旋转的气流更猛,而钢铁般的身躯,双臂,飞旋中,像是天罗地网,疯狂的攻击,弥漫上下四周二米见方的空间。
张自然猝不及防,眼中山寿的指尖猝然划过眼前,他急忙双掌合抱成圆,想要借势卸力,无奈一个指尖,一个指尖接踵而至。
砰,砰,砰!张自然后退,双手挥舞,脚步划着八字,身躯颤抖的越来越剧烈。山寿卷起的旋风,紧随其后。
旋风骤停,山寿一拳击出,带着狰狞的笑意,簸箕大小的拳头,如铁锤般砸向身躯抖颤不止的张自然。
“砰”!双手交叠挡住这蕴含万钧之力的一拳,臂骨发出轻微的噼啪断裂声,张自然闷哼,矮小的身躯倒飞,大口鲜血喷出。
就这样,山寿以一拳,击伤龙笑梅;一脚差点让安公子变成安太监;王八拳加致命一拳,打的张自然吐血倒飞,无法再战。
而此时,鬼见愁才倒飞而回,继续纠缠而上,口中寒气狂喷而出。
“你比,那个苍蝇,还烦人”,山寿皱眉,随手拍了拍胸口的冰层,身躯震了震,瞬间恢复正常。
鬼见愁伸出长舌,飞回到唐玄的身边,不断喘息着。山寿的身躯太大了,他的寒气不够,无法将对方瞬间冰封。
而无法瞬间冰封的结果就是,喷了半天,鬼气变淡,只能减缓对方进攻的脚步,有点得不偿失。
周正父子率领雾城卫,在远处看着这场惊心动魄的战斗,心神有些恍惚着,似乎无法从以前的现实,超脱到现在有些“魔幻”的场景中来。
没人敢再拿出极光剑,只要拿出极光剑,立刻就会变成山寿的第一攻击目标。巨大身躯飞扑而至,大手一抓,连人带剑一口吞了。
若不是他吃相比欧阳难过好看的多,也比较讲卫生吃的很干净,恐怕众多卫士中,有不少便心里崩溃,直接疯傻了。
即便如此,也有不少人,双腿发抖,勉力支持着。
只能期盼,前方的人,能够搞定这个战神无敌一样的魔躯-山寿。。。








第一二三章 花开处魔灭(二)
大宇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