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五章 花开处魔灭(终章)


笼罩雾城的迷雾很淡,很淡,依稀可见,迷雾上方,还是雾气。
雾气层层叠叠,终年不散。
养心斋内,如今只剩雍涛老喇嘛,他盯着投影屏,面无表情,胸口略微起伏着。狼王不知何时进了屋内,在角落里趴着。
一双狼眼,也盯着投影屏,只是望着唐玄的目光,显得极不友好,带着些凶气。
隔壁大德殿内,声音隐隐,似乎许多人,在争论着什么,时而嘈杂,时而安静。
北海内,数百雾城卫在周正的率领下,渐渐站直了身子,阵列整齐。他们望着百米开外的远处,对峙的巨人雄壮身躯和唐玄那有些弱小的身影,不由得双手攥拳,目露紧张之色,紧张中,带着些许的敬意。
更有人下意识的死死握着掌中的剑盒,掌心汗水不断渗出,却丝毫不敢触动极光剑开启的开关。
安雨轩搀扶着龙笑梅缓缓站起,目注战场。他浓眉紧锁,心中不由得有些苦涩。江湖剑,纵横江湖三十六到八。自从遇到唐玄之后,剑道渐渐成了心中隐隐的痛,似乎成了笑话。
张自然摆了摆手,杨天祥收回即将搀扶的双手,站在他身旁,同样全神贯注注视着战场。
老道内心唏嘘,寂寞。他的意冲天,他的气却徘徊在清虚之境难有寸进。没有惊人的气,空有惊天的意,宛如镜花水月,没有支撑。
每到元气突破之时,便在浑身麻痒,无由而止。清虚第五境,数十年前就已到达,而这道天堑,万难逾越。
难道这辈子,止步于清虚?老道千万次的问,问满屋经典、问通天自然篇、问同道、问自己!
越来越茫然,却始终找不到答案。
心高气傲,身受重伤,沦为看客。道人心里有些难受。
不知何时,形如锅盖一样的迷雾四周边缘处,镶嵌了一圈淡紫色光环,颜色就像晚霞。
婉婷酒吧内,夜婉婷仍然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双手交叠,搭载小腹处,手指来回绕着圈,在黑色中,转起一圈耀眼的光轮。而玉腿仍旧搭在桌上,轻轻晃动着,晶莹可爱的脚趾也来回摇动着。
当迷雾四周出现紫色光环之时,夜婉婷嘴角泛起一丝笑意,这笑意很冷,如冰。
北海内,鬼见愁瘦小枯干的身躯漂浮在唐玄的左侧头顶火苗,恐怖大眼睁的更大,不断冒出寒雾。
一圈晶莹的丝线,泛着白蒙蒙的玄玄气的丝线,如小蛇般在唐玄手腕处转着圈,活泼异常。
而唐玄掌心唐花,越涨越大,逐渐膨胀到桌面大小,旋转如风。
唐花燎绕出吞吐伸缩的金色、红色、黄色迷蒙的光线,绿色起雾,大部分的花叶、花蕊依旧朦胧。
唐花太大,旋转间,有部分花叶不断在唐玄又半个身子穿梭着,而看似有形,神秘莫测的花朵,此时又似无形,没有给唐玄带来任何的不适。
“一生,一火花”,唐玄轻声道。话音未落,巨大的唐花轰的一声,剧烈燃烧了起来。
心火为引,绿意、黄意、元气为燃料,火势,热浪笼罩方圆十数丈空间。
鬼见愁吱吱叫着,飞出老远,目光望着唐玄的火花,有恐怖色,随后甩了甩小脑袋,瞪视前方笼罩在魔雾中的巨人山寿,等待着攻击的讯号。
旋转的火花,一圈,一圈,带着火焰的轰鸣,元气的爆响,声势惊人。不光唐玄沉浸其中,就连远处,雾城卫、安雨轩众人、甚至身在他处的雍涛、夜婉婷的双眼以及天边的紫霞,似乎都染上了艳红色。
山寿默然站立,低头一望之下,小腿以下的部位,一片通红,隐隐有刺痛感。
“一生,一火花?吼~~~~”,呢喃过后,山寿双拳紧握,仰天狂吼,随后一拳击出,向唐玄砸去。
拳大如阁楼,拳风凛冽如山,空气发出炸雷般的爆鸣。就像一个阁楼大小的实心大铁锤,从天而降一样,骇人之极。
唐玄霍然睁目,一跃而起,其势如箭,掌心向前,托举着那朵灿灿火花,带着高速上冲,火气倒卷的伞状氤氲,毅然决然的冲向那巨大的拳影。
他没有召唤鬼见愁,面对身高五丈,如擎天巨人般的山寿,鬼见愁那点寒气实在有些拿不出手儿。
山寿巨目如灯笼般血红,放着着冰冷、狰狞的光。
火花照亮了唐玄的脸,神色淡定、从容。一双眼睛深邃如海,嘴角紧抿着,弯出一抹坚毅的弧度。
瞬间,火花与巨拳相撞。
惊天动地的威势,本该天崩地裂般的相遇,却在众人双眼紧缩的等待中;头皮发麻的准备中,变的无声无息。
火花中,发出万道金色如针的细密光线,宛如一片盛开的金剑花海。
火花临近巨拳,尚未接触,金色光线已经将巨拳戳的千疮百孔,伴随着破碎如蜂巢还有坚硬如钢的拳头、翻滚肆虐的魔气。
金色光线在前,炽烈火花在后。
两道身影从空中交错而过。
“好,好花”,山寿轻声道。
话声一落,从巨拳开始,直到臂根处,溃散成烟。这是山寿第一次,受到实质性的伤害。
“唐玄竟能伤了山寿的魔躯”?
观战诸人,如在梦中,良久还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你这样的武者,中洲还有多少”?山寿没有转身,望着自己消散的右臂道。
“中洲之大,五洲之大,高手前辈,不计其数,应该有很多吧”?唐玄单膝跪地,剧烈喘息回答道。原来全力使用火花,需要消耗这么多元气。
“但这样的花,恐怕绝无仅有,只有一朵。呵呵,你撒谎了,撒谎了”,山寿慢慢转身,眼中没有痛苦之色,只有空旷的寂寞,无尽的寂寥。
唐玄缓缓起身,也转过身子,两个人距离与方才一致,只不过换了个方向而已。
唐玄道:“或许吧,谁知道呢?随便吧。撒谎就没有,我说的,只是我自己,对自己的印象”。
山寿一愣之后,笑了:“随便的好!自己走自己的路,别人强与弱,随便吧!你这小子,真是有些不同”。
唐玄神情也落寞了起来,不同么?他并不觉得自己有何不同之处,只不过凡事只做对的,坚持自己心中所想而已,这很优秀么?
沉默半晌,唐玄道:“修炼武道,培养元气。只不过是自小养成的一种习惯,既不是为了获得什么,也非是要凌驾于他人之上,它,只是种生活方式,仅此而已。若说信念动摇的时候,曾经有过吧,那时候,我每天都在埋怨自己,深感元气不够用,呵呵”。
山寿道:“为了什么”?
唐玄微笑道:“清蛙”。他的微笑满是牵挂,虽然一人一兽,相处时间不长,但那种亲密与依赖的感觉,让他很时迷恋。
山寿伸出左手挠了挠头,虽然不解,但却没有再问。
冷风再起,吹尘成旋。
唐玄未动,山寿的身躯却越来越小,似乎难以保持巨大的身形。
或者因为没有持续魔气的补充,又或者因为残臂之后受到重创。他又变成那个瘦小滑稽的老人,。
“有了你,夜摩令似乎完成不了了”!山寿笑道。
“你若答应我不再吃人,你可以走”,唐玄认真道。回元洲吃魔去吧,这倒是个两全其美的主意。
山寿哈哈大笑,缓缓摇头:“只有逃跑的欧阳难过,没有临阵退缩的魔躯山寿,这是我这一生,第二个骄傲”。
唐玄咧嘴道:“第一个是吃”?
山寿郑重点头,矮小的身躯绷紧,目光狰狞了起来。吹了半天牛逼,我不吃你啊如何,如何,此时虽然没觉得自己会败,但也觉得脸皮有些发烧,毕竟对方虽然喘息剧烈,但真正受伤的是自己。
不过我的巨魔体因不再大魔国而无法持久,你那火花就能一直使用么?
唐玄道:“你有你的追求和信仰,我有我的立场和理念。你变大的时候,我真的很头痛,也有些害怕,但是你变小了,不管你是强,还是弱,都完了!如此,送魔躯山寿,上路”。
魔雾激荡,逐渐包围四周,脚步开始滑动蓄势的山寿闻听此言,不由得一愣。然后便觉得身躯一紧,三肢无法动弹,被紧紧捆缚贴身。
“吼~~~~~”,山寿发出断断续续的吼声,浑身爆涌的魔气翻滚侵蚀而去,同时拼命挣扎,浑身骨头爆响。折腾良久,他悲哀的发现,这晶莹、诡异的丝线,不光魔气无法侵蚀,就连巨魔体的变化,也被牢牢捆缚在方寸之间。
丝线无需变长,他却无法变大。吼声断续,只是因为嘴巴,也被密密麻麻的丝线,牢牢捆住,甚至遮蔽了半张脸孔。
这小子,下手够黑的!!!
唐玄默然注视着山寿,良久叹息,轻声呼唤道:“鬼见愁”!
鬼见愁桀桀怪笑飞扑而上,又到了痛打落水狗的时候了么?
一想到此,鬼见愁精神亢奋,头顶的火苗跳跃的更急,异常兴奋。
此时,它非常想唱歌,唱那首“穿墙、钻裆”的潇洒之歌。
也许只有这个时候,它才能找到一丝当初的快乐!








第一二五章 花开处魔灭(终章)
大宇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