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往昔


掌教封易达看着前方初成规模的农民起义军,心中的大石头放了下来。看着规模已成的农名起义军,封易达不住地点头,看来自己可以协助张三丰这位武林豪杰,一举击破盘踞在太湖的元军了。想到这里,封易达朝远方望去,不久之后,张三丰将到,自己就可以大展拳脚了。时间来到了八九点钟,太阳初升,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在属下的带领下来到了封易达面前。封易达抱拳道:“恭迎张仙师的大驾,现在我等起义军已经准备好了,不知武当那边如何?”张三丰也抱拳道:“准备妥当了,不知封大侠何时启程?”封易达开口笑道:“这不是等着张仙师来此吗?我们这就出发。”封易达的回答让张三丰点点头道:“那好,我等这就出发。”于是封易达联合张三丰等人一起向太湖边驻扎的元军奔袭。不久之后,众人来到了太湖边上,封易达看着延绵不绝的元军,不由地脸色一变道:“这……不是说元军才两三千人马吗?难道有人泄密?现在这些元军起码有上万人啊……这该怎么打啊?”说完不由地看了张三丰一眼,张三丰有些无奈道:“别看我,我还真的没有泄密……再说了,我等都是武林中有头有脸的人,怎么会不顾脸面犯下这等大错呢?”说完元军就先行发动攻击,朝起义军发射弓箭。两军开始交战,封易达的军队也就八千多人马,而且因为是起义军,装备和训练根本就不够正规军,所以一开始军心就散漫,人心也不齐,很快打了一阵子之后,封易达不得不撤军。
看着兵败如山倒的起义军,封易达此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张三丰也明白局势严重,招呼封易达往附近的武当山赶。此时不远处的元军,一个面貌有些丑陋的明教右护法站在元将身后道:“将军,此时行动恐怕是最好时机。这样及可以铲除封易达这个心腹大患,又能将战果扩大,顺便铲除了张三丰……岂不美哉?”元军大将大笑道:“没错,全军出击,击杀封易达等人。贼子哪里跑?”两边人马在追击的过程中,不断地短兵交接,由于张三丰和封易达等人有不少武林好汉,一时间居然让元军损失不少。元军大将气得哇哇大叫,更加坚定追击封易达等人的军队。两军一追一赶,来到了武当山的山门口,张三丰下令武当山弟子从山上放下山石。一时间元军损失不断,众人一路爬山,终于来到了武当派的大门口。此时追击的元军已经没有多少,封易达派出一部分军队驻扎在山门口,自己则跟着张三丰来到一些易守难攻的险地,准备死守。封易达看着早已准备好的武当弟子,越发肯定张三丰队伍里有内奸了,不然这些人是什么时候准备好的?但是为什么现在张三丰又救自己?难不成是武当自己唱双簧?
封易达却不知道此时的自己已经中了云梦膏这种毒药了,而且就是自己最信任的右护法周百户所下。正想着,忽然旁边的士兵报告道:“报,元军袭击我们的大本营——洛城,混乱中,二夫人跟二公子失散了……”封易达闻言不由地气得够呛道:“什么,这简直是欺人太甚……来人给我打回去……呜,怎么回事,我的头有些晕……难道……难道是你,张三丰……你这个混蛋~!我跟你拼了……”说完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下,封易达软绵绵地倒下了。此时左护法唐望山赶来,看到这一幕却没有怪张三丰,而是心情有些沉重地跟众人道:“右护法周百户叛敌,现在众位随我冲锋,配合外面的一千士兵夹攻元军。”说完左护法下令让众人做好准备,并且隐瞒了掌教毒发身亡的消息,避免此时的士气下降,为以后兵败埋下伏笔。而此时身在敌营的右护法周百户盯着外面的武当山,回想起自己初识封易达大夫人的事来。
那时候自己还不是明教大护法,也不是什么面貌可憎之人,而是待在田地里放牛的一个小贫农。那时候自己成天啃着树皮,吃着一些没有营养的野果。家里面穷得响叮当,爹爹经常让小百户饿肚子。但是周百户最幸福的时光是看着邻家的小姐姐走过自己的田地,那有些俊秀,有些青涩的面孔,看完后周百户都会兴奋三天三夜……随着农名起义打响,周百户发现自己喜欢的那个人好像再也没有出现。周百户十六岁那年,也饿得没力气了,听说那些农民起义军有口饭吃,就跑到了那里报名。而此时周百户居然在起义军里面看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小姐姐,此时小姐姐已经长开,变得清秀俊雅不少。但是周百户的心却跌落到谷底,因为他看到这个小姐姐此时牵着另外一个人的手……而那个人就是现在的封易达。周百户嫉妒得发狂,于是在起义军里面他拼命地作战,为此不惜差点毁掉了自己的容貌,每当受伤的时候,周百户就像是个受伤的野兽一样,一言不发地在地上抽旱烟。周百户时不时地打听小姐姐的信息。原来这位小姐姐叫做焦魏婧,是统领封易达的女友,此时两人还没有成婚。周百户欣喜不已,以为自己肯定有机会接近焦魏婧的,但是一想到自己脸上的那一块大伤疤,周百户暗恨,但是却并没有放弃追求焦魏婧。周百户暗自打听焦魏婧的家里,然后每次逢年过节,周百户都准时送出礼物,时不时地周百户还送一些浪漫的小物件给焦魏婧。
时间来到了一年后,周百户因为作战狠辣,战斗拼命,被封为偏将军。而焦魏婧一直在拒绝周百户的礼物,虽然收过一两次礼物,但是大多数都没有放在心上,周百户的心也随着沉入谷底。终于焦魏婧跟封易达宣布大婚……周百户只好下定决心,跟想要回家的焦魏婧表白。这天晚上,焦魏婧出现在周百户的视线里,周百户鼓起勇气,站在了焦魏婧的身后拍了一下焦魏婧的肩膀。也许是造化弄人,也许是因为天黑,也许是因为焦魏婧害怕,焦魏婧一转头看到了丑陋的周百户,不由地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回头恐吓道:“你……别过来,不然我喊人了~!”周百户自嘲地看着远去的焦魏婧,一脸无奈地回到了家里。第二天出乎周百户的意料,焦魏婧居然没有告发自己,而是选择了沉默。周百户自我安慰道:“也许是因为快大婚了……她不愿意节外生枝吧?”过了五年,周百户凭借自己的努力,当上了二统帅,并且在封易达的默许下成立明教,出任右护法。周围的人都开始向已经二十三岁的周百户介绍姑娘。但是周百户却依旧忘记不了记忆里那个女神——焦魏婧。
又过了两年,周百户娶了一个俊俏的女子为妻。看着已经为人母的焦魏婧,周百户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淡漠了吧?毕竟自己现在已经是二十五岁了,再怎么也是兄弟,不太可能再夺人所爱了。又过了半年,在焦魏婧阻挠下,封易达居然又娶了一个女人为妻。周百户知道后,脸黑得三天三夜也不想说话。周百户这次之所以背叛明教,背叛兄弟,就是因为自己的妻子已经难产而死,而自己的女儿也不知所踪。此时的周百户已然了无牵挂,只为了能帮焦魏婧报仇!周百户苦笑道:“魏婧,希望你不要怪我……我现在已经了无牵挂,身无长物,既然你已经大仇得报,我也为明军做最后一点事……”说完周百户一掌拍死前面的元朝大将,自杀割喉而亡。武当山下,元军比想象的更弱,很快就败下阵来。众人脱险,左护法唐望山谋划了一阵子,趁着胜利之势,偷袭了元军附近的储粮城。
终于在多方援助之后唐望山将洛城的危机化解了,看着满目疮痍的明军,唐望山救下大夫人,而二夫人消失在战乱中。一个婴儿出现在丐帮分舵——太行分舵旁边。一个老者捡起婴儿,自言自语道:“看来我老叫花要有个伴啰~!”三年后,明教正式成为国教,而大明军队攻陷了京都,此时掌教的已然是朱元璋。此时大夫人的儿子已经四岁了。明朝正式立国,宣布为农民减免税收。一个四岁的孩童在院子里玩耍,母亲则在一边看着。唐望山此时已经人入中年,看着活泼可爱的封万全,唐望山不由地脸上流露出慈祥的笑容。大夫人看着唐望山说道:“你看小全,什么时候才能学武?”唐望山一愣随即道:“小全这几天不是嚷嚷着要学文吗?怎么又改主意了?”大夫人点点头道:“
没错,这小子这几天都拿着一把小木剑在挥舞,一边乱耍一边大喊道:‘望山……老贼,那里跑~!’”唐望山失笑道:“这不是把我当成乱臣贼子那样追杀了吗?这小子还真是个活宝~!”








第一章 往昔
武定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