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双侠出世


夏至时分,晴空万里,在那苍山之上,一先生正在讲述苍山派建派的故事。
先生用手轻捋苍髯,双眼微闭口中念叨:“六十年前,苍山派祖师苍正道,带领二十多人来到这片荒山,剿灭了此地的山贼,建立了苍山派,后又大挫星月神教,成为当时的武林第一派,后来六大派成立,苍正道也成为了第一任武林盟主,之后...”
说到这先生突然听见一阵打呼声。“简直,岂有此理!”先生破口大骂,抓起一旁的戒尺走了过去,一下子抽在瞌睡学生的身上,
“哎呀~疼死我了”挨打的学生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先生说道:“柳义霜!你又睡觉!我讲的你都听过了是吧?!”此番举动弄得学生们哄堂大笑,
“本来就听过了,听过好几次了”义霜小声的嘀咕着,说话的此名学生叫柳义霜,男性,十八岁,青布长衫,头束发髻,学生打扮,两道剑眉英气十足,双目也非常有神,鼻梁高挺身材匀称显得十分精神。
“先…先生,小霜是因为昨晚被大师伯派去挑水才会导致瞌睡的”这个声音的主人叫柳义寒,是柳义霜的死党,同样是男孩,十八岁,学生打扮,梳着蓬松发髻,的圆脸微胖,双眉自然打开显得非常有亲和力,体型还算匀称。
“义寒!你不要总替他辩解,这次我就要重罚他!”说完先生就拿起戒尺准备打向义霜。
“啊~下课了!香炉的香都烧完了,那我们就走了!”这个银铃般的女生是苍山派大师傅的女儿,叫郭映雪,同为十八岁的年纪,犹如瀑布一般的黑发披在肩上,脸上雪白又透出些许的粉色,眉目灵动,薄薄的嘴唇,较小的身材显得很是俏皮可爱。
话音未落,学生们就全都跑散了,独留先生一人愣在原地,此时从门外走进一人,轻声道:“王师叔,出事了现在马上到大殿开会。”
夕阳落日,在苍山的练功台上,一群学生正在诉说着故事,映雪说道:“王师叔的故事都听了好几遍了,我最爱听的还是打斗,”说着映雪站起身来比划着:“苍正道一人一剑,来到星月魔教圣地黑风崖,面对黑鹰三使,脸上却没有一丝变化,噌楞一声,苍龙剑出窍,用出一招苍龙入水,腾空而起一剑就披在了黑鹰左使的利爪之上,”说道此处映雪来到义寒面前,用手劈在披在义寒的头上。
“剩下的黑鹰二使见状,立刻腾空而起用了一招黑鹰捕食,只朝着面门抓去,苍正道不慌不忙后撤一步,用出一招苍龙出水,强大的剑气把两人震得老远,这时黑鹰左使看准机会,扶下身朝着苍正道的下三路攻去”映雪说完就要朝着义寒的下三路抓去,义寒连忙护住。
“此时之间苍正道,飞起一脚正好踹在黑鹰左使的脸上,剩下的黑鹰二使见到如此情况,从口袋里掏出毒镖掷向苍正道”说完映雪就把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荷包里拿出的糖,塞进了义寒的嘴里。
映雪甜甜的笑着,看着义寒说道:“嘻嘻~好吃吗?大师兄给我带回来的。”  围坐在众人纷纷到:“快说啊!后面怎么了!”
“哎呀~别急嘛,后来苍正道用出一招苍龙摆尾,刷!刷!刷!挡掉了所有的暗器,可是就在这时黑鹰右使突然扔出一颗毒爆弹,顿时战场被黑烟笼罩,苍正道紧闭双目屏住呼吸使用轻功逃出来黑烟,但刚逃出黑烟就听见嗖嗖两声,身边过来了两个人,正是剩下的黑鹰二使,”映雪说完把手搭在义寒身上看着他。
义寒嘴里吃着糖看向映雪后方说:“大...”但没说完就被映雪用手把嘴堵上了,映雪压低了声音说道:“就在这关键时刻~”
“你们在这干嘛呢!”
此话一出围坐的众人顿时吓了一跳,之见映雪后面站了一个人,大家安心听故事除了义寒竟然谁都没发现,这个说话的人就是苍山派二师父的儿子,吕义风,也是众人的大师兄,此人一席白衣,蓝色袖边,标准的苍山派打扮,双目孔武有力再配上有棱角的脸更显得一身正气。
“大晚上不睡觉,在这里讲故事,又这么闲吗?睡不着都给我去练功” 义风说完转向了义寒。
“义寒、义雨留一下,剩下的人就走吧。”剩下的弟子都返回了各自的宿舍,只留下了义寒和义雨。
义风走的二人的面前说道:“再过几天马上就要拜师考核了,再此之前要交代给你们一项重要的任务,因为你们是义自科最优秀的学生,回去收拾一下东西,明天寅时跟我出发,明白了吗!”
“明白了!”两人共同答道。可就在回答的时候义风看见了义寒嘴里的糖。
大师兄可见后伸了伸手想要问点什么,但还是什么都没说,挥了挥手走了,留两人在原地,
“你说大师兄刚才想说啥呢?”说话的叫王义雨,此人不高略显消瘦,眼睛不大一双耗子牙显得非常滑稽。
义寒摇了摇头,后来二人返回了住处,回到住处之后义寒找到义霜,两人在住处外的空地上看着星星,义寒对义霜说:“我不太明白大师兄为什么找上我们执行任务,上一科仁字辈的师哥明明更合适才对”
义霜沉思片刻说道:“我觉得可能是师傅要重点培养你们吧”说完两人都笑了。
义寒把手搭在义霜肩上说:“我不在你做事别太莽撞,你对武学的造诣肯定是天才,但就是性格太莽撞了”
义霜却低下头说:“我知道,十六年前,柳家庄遭难,全村都感染上了瘟疫,是大师傅带人救了我们,从此我剩下的就只有彼此了”
义霜又转过头坚定的对义寒说:“我要查出凶手是谁,所以我要变成苍山派最强的剑客,谁都不能拦我。”
义寒说:“好!那我祝我的兄弟早日变成苍山派第一剑客。”
义霜却怼了怼义寒说:“什么啊?!我们要成为苍山双侠!”说完两人都笑了起来。
这时映雪跑了过来对义寒说:“你啊!要走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啊?”
义寒却疑惑的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映雪一脸坏笑的说:“我...问大师兄了啊,你们要保密啊,要是说出去小心啊”说完就要掐义寒身上的肉。
义霜连忙说道:“哈哈,号称冷面无情的大师兄也拿小师妹没辙啊”
映雪一脸娇羞的说:“你别乱说啊,对了,你看我拿什么了。”说完拿出了身后的包裹,从里面掏出了一个小酒坛。
义寒疑惑的问:“这是干什么?”说完接过了映雪手中的酒坛
映雪说:“当然是喝了啊,我都十八岁了还没喝过酒呢,正好给你送行”说完一脸宠溺的看着义寒。
义寒尴尬的说:“我...明天要出任务呢”说完把手中的酒坛还给了映雪,义霜在一旁看的止不住的坏笑。
映雪却说:“喂!你们还是不是男人,你知道我偷这坛酒费了多少心思吗?你们却不喝!”说完打开酒坛喝了一口,却又被呛得喷出半口,搞到义寒义霜哭笑不得。
映雪有些生气的说:“喂~你们到底喝还是不喝啊。”说完就把酒递给了义寒。
义寒四周看了看,好像在找杯子之类的东西,义霜看出了映雪真的有点生气了,所以就掰开了义寒的嘴把酒灌了下去,同样的剧情再次发生,义寒也是第一次喝酒,同样是喷出一半,弄得众人哄堂大笑。
最后在映雪和义寒怨毒的目光下,义霜也同样的喝了一大口酒,也同样的喷出一半。
映雪突然正经的对义寒说:“好了,不闹了我明天会跟你一起去,”显然义寒被这一番话弄得有点尴尬,义寒抬起头想要说点什么,可看见月下的映雪,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不知道是因为喝酒还是怎么的,映雪小脸微红在月下更显的可爱,说完也没等义寒回答就独自走了。
义霜拍了拍义寒说:“兄弟啊,从小到大我们都看出来了,映雪对你有意思。”
义寒却有点失落的说:“我也知道,但映雪是大师傅的女儿,我只是个连自己名字的不知道的野孩子。”
义霜转过义寒的身体对他说:“你当然不是,我们有名字这里就是我们的家,我们是未来的苍山双侠。”
义寒看着义霜坚定的双眼,笑了笑说:“当然”
第二天早上,寅时的苍山派,在出发的队伍中,义寒一直在张望小师妹映雪的身影。
“她不会来了”大师兄义风冷冷的说,义寒听到愣了一下,之后就想明白了,小师妹的消息都是大师兄告诉的,这很合理,但这次的行程地点目标什么都不知道,这令义寒有些担心,这是义雨走的义寒身旁说:“怎么了这是,想小师妹了啊?”
“没,没有”义寒连忙否认,大师兄义风看着插科打诨的二人不禁陷入沉思,想起了昨天开会的时候,在大厅当中坐着的是大师傅郭明松,郭明松说道:“有村民反映山下封灵村发生尸变,派人看过了是魔教练的尸阵,这个尸阵已经好多年了,因为村民误触又再一次启动了,要关闭这个阵法就需要找到阵心,由于这个大阵年头太长,以献祭牛羊都没有用了,现在只能是用活人献祭的方式找到阵心,”
“绝对不行,这样的话我们和邪道有什么分别!”说话的人正是之前上课的先生,王明柳,
“明柳兄啊,你此言差异啊,我们这是要以最小的牺牲拯救更多的人!”这个人就是苍山派二师父,吕明柏。
“我们这次秘密的聚集就是为了此事而来,所以没有通知掌门,叫明柳兄也是为了选出明柳兄的几个学生,其实我们都已经商量过了,当然不能把练武的苗子选上,就这两学生。”说完吕明柏就把一张纸放在王明柳的眼前。
“明柳兄,不能耽搁了啊,你晚一天就不知道会有多少人遇害啊。”吕明柏冷冷的说道。



作者寄语: 第一次写小说,希望大家能看的开心吧~
              






第一章 双侠出世
寒霜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