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出千被抓


安州,开阳市,城郊的某处民宅,一名留着寸头,身材修长的青年男子,顶着脸上的淤青,对着露着破洞的房门大声咆哮;‘向彪卧槽尼玛,你冤枉老子耍假牌,最后还把老子关起来,你等着,别让老子找到机会,找到机会老子一定弄死你!’
青年男子外号叫小飞,二十五岁,长相算是俊朗,最起码皮肤不黑,眼睛不小。
小飞是阳市城郊镇街头的一个无业游民,由于父母早死,在上完国家供养的九年义务教育之后,并没有因为身世的原因'发愤图强'考上大学,而是很荣幸的成为了一名街头上的盲流。
往日打'架斗'殴不断,甚至有过因为偷看隔壁邻居洗澡摔下楼的事情,就在他越来越被人瞧不起的时候他遇见了向彪,一个让他觉得自己其实是一个好人的人。
就在半天前,小飞因为缺钱,就带着自己仅有的'不多的财产去博一把,而就在他幸运的,凭借自己特制的骰子,在桌上大杀四方的时候,向彪出现了。
向彪,小飞认识,开阳市城郊镇的社会人,长的是满脸横肉,听说混的很牛叉,因为大家都叫他向老板,但对于小飞来说,他并不在意,因为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因为小飞不是社会人,而是无业游民!’
尽管'这在不懂的人看来'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实际差别却很大,那就是向彪代表的是一种群体,而小飞不过是社会寄生虫!
原本,应该没有交集的两个人,就在那个桌子上相遇,当时小飞凭借自制的运气大杀对方,而向彪却凭借自己的无耻,要求一次次的欠一把,并再来一局,将小飞戏耍的没有脾气。
由于做贼心虚,并且看形式也不对,小飞就想要找机会溜,但却没溜掉,甚至想要使出尿遁,也被对方带着的兄弟'伸手'递过来的一只矿泉水瓶给堵了回来。
尽管当时他用瓶口太小'自己一般都是用‘脉动’来摆脱囧境,但似乎'从那时起'对方就下了决定,并随后将他一把按在了桌子上,然后从他口袋里掏出一对骰子当场砸出了里面的灌铅。
说实话,玩假骰子被抓小飞不觉得冤枉,作弊认栽,小飞虽然是一个无业游民,但还是有着自己底线的,但关键'向彪踏马掏出来的不是他的假骰子!
之所以小飞那么确定,是因为他的假骰子此时在他的肚子里,当然他可不是被向彪强迫吞进肚子里的,而是他在向彪上场之后,发现形势不对,而将骰子假借喝水偷偷吞进肚子里。
但向彪踏马居然还能从他身上掏出假骰子,这就证明对方是套路他了!
‘我……!’
‘鬼叫什么,你踏马是冤枉的,谁踏马不是冤枉的,省点力气,等着被收拾,讹诈吧!’
随着一道声音的响起,小飞迅速的扭头,然后他就看到了看押室角落里坐着的一名形象和他一样凄惨的青年。
‘兄弟,怎么被他们弄进来的?’
作为一名和善的无业游民,小飞本着多交朋友的原则,很是热情的打招呼,甚至还掏出了自己被压的有着皱的玉溪烟,准备听听对方的悲催故事。
留着偏梳头,长的干瘦,但嘴巴却犹如喝了血一样猩红的青年,伸手接过小飞散过来的香烟熟练的掏出火机点上,并在狠狠吸了一口并随之从鼻孔里呼出一些烟气之后,很是淡定的回了一句'让小飞差点骂娘的话, ‘老子是冤枉的!’但随后小飞就没机会和对方探讨怎么被冤枉的事情了,因为向彪来了。
向彪隔着破门直接用蒲扇般的大手捏住了小飞的脖子,然后狰狞开口;‘小子,听说你刚才很嚣张啊,想要我的命是不是?’
‘打开!’
一脸横肉的向彪也是低层出身,所以对付小飞这样的垃圾,他知道该怎么做,刚才因为向老大汇报工作,没有来得及收拾对方,现在腾出手了,当然立刻过来让对方知道什么是对方惹不起的人。
随着向彪的开口,房门被打开,而向彪也丢开小飞的脖子走了进来,他的身后开门的瘦高平头男子笑呵呵低声吩咐;‘别打断了手脚,到时候不好要钱!’
看着逼进来的'身高体壮的向彪,以及走出房间并关上门的瘦高平头男子,小飞很是识趣的脸上瞬间堆上笑容,并将玉溪烟再次举了起来;‘彪哥,彪哥,误会误会,来抽根烟消消气!’
‘草……!’
坐在地上的青年'看着这样的小飞,原本以为会有一场好戏的他'忍不住失望的骂出声,随后更是将嘴里叼着的'小飞给的香烟'狠狠丢在地上,因为他觉得看不起,就连小飞的香烟都不屑抽。
对于青年的鄙视,小飞并不在意,独自一人在社会上厮混,他知道什么时候不吃眼前亏,所以他依然淡定的想要将烟递到向彪的手里。
对于小飞的表现,向彪也觉得诧异,随后又释然,因为对方和一些他原本遇见的色厉内荏的垃圾一样,不同的是,那些人是被他彻底收拾之后犹如孙子,而面前的是一开始就要当孙子。
不过他虽然理解,但却并没有打算给对方面子,一巴掌打掉对方递来的烟,在反手一巴掌抽在对方的脸上。
‘你是什么东西,和老子套交情!’
向彪的巴掌很重,他蒲扇般的大手,曾经一巴掌将一名壮实的男子抽打的昏厥过去,原本在向彪看来'自己用力的一巴掌'绝对能够让小飞摔倒在地。
但抽完之后他愣了,因为面前的小子,尽管被抽打的歪了歪头,但居然站住了身形,这让向彪嘴角露出了笑意,因为他觉得这样抗打的人,他打起来才有意思!
说实话,向彪的一巴掌抽在小飞脸上并不像向彪看到的那样没有任何的事情,相反小飞除了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之外,还感觉到了屈辱。
要知道他今年二十五了,别人像他这个年龄要么结婚生子,要么有了体面的工作,但现在他居然还在这里受这样的屈辱。
说实话混成现在这个样子,有他自己的一部分原因,但更多的是他恨周围人的冷漠,他还记得曾经他还是一个良好少年,一次放学因为发现有人偷看自己邻居洗澡,于是好心提醒,结果却被邻居呼喝成变态,并大肆宣扬!







第一章 出千被抓
异世最强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