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港口逃脱


2012年,滨海市西港。
夜幕已经悄然降临,一霎时狂风大作,伴随着几声闷雷,滂沱的大雨开始在滨海市肆虐起来,雨柱漫天飞舞,像成千上万支利箭飞速射下,势不可挡。
“鹰巢,这里是鹰眼一号,目标正在移动中。”
“收到。”
“注意,目标携带了一把刀。”
“什么?再说一遍!”
“嗯……他带了一把砍刀。”
“明白。”
“注意,首要目标正在从南面靠近。”
此时,西港监控室内一名身着黑色制服的男子正观察着西港内的一举一动。
“收到。所有人听好,准备行动。”黑衣男子手持对讲机看了一眼旁边的同伴。
同伴抽了一口烟,对黑衣男子说:“你要对他提防着点。”
黑衣男子沉重地点了点头道:“要是最后能抓到这个龙飞就好了。”
另一边,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子带着一个手提小皮箱的年轻人走向了一个面带刀疤的胖子。
那个年轻人就是黑衣男子口中的-龙飞。龙飞,从小就在滨海市跟着奶奶长大,后来在2008凭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了龙城警校,这本来是一件很高兴的事,但是他的奶奶却在这一年去世了,从那以后龙飞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他剃了一个3毫米的寸头,同时下巴又留一小撮胡子,整天打架,不务正业,后来在2010年被龙城警校开除了,之后他又回到了滨海市。
中年男子姓刘,别人都叫他老刘,自从龙飞被警校开除以后,两人就整天厮混在一起做着一些“生意”。这次也不知道是他们第几次合作了,但他们却不知道这次合作却成了最后一次。
老刘用沙哑的声音说道:“他来得挺早的。”
“老子看得见。”龙飞不屑的说。
“淡定点,小家伙,我们是一路人,记得吗?”老刘戏谑道。
监控室内,黑衣男子看着监控中的画面笑了笑,道:“很赞啊,这个。”
胖子一脸严肃地问:“嘿,你拿到东西了吗?”
“呵,钱到手了?”
“钱带了吗?”两人同时问道。
监控室内,对讲机中传来:“鹰巢,我们有麻烦了。”
黑衣男子疑惑地问道:“再说一遍?”
“保安从后面上来了!”对讲机那边慌忙地说着。
“你能挡住他吗?”
“我们离他远着呢,鹰巢!”
黑衣男子把监控镜头转向了保安室那边,嘀咕着:“别这样啊,小子。”
西港内,胖子将手提袋放到旁边的一个木箱子上,打开手提包检查着里面的东西。
龙飞看着胖子说道:“这样吧,你如果愿意的话,我每周可以给你弄到三、四个这玩意。”
“走着瞧吧。”胖子冷冷地回一声。
龙飞一脸不悦地说道:“什么?我他妈对你还不够意思吗?”
突然一道光束照到了这边。
保安拿着手电筒指着他们呵道:“嘿!这儿是什么情况?”
胖子扭头看向了那个保安,右手慢慢从箱子旁提起砍刀背在身后,同时愤怒地说道:“啥?你他妈的是谁?”
龙飞和老刘也转身看向了保安,保安面向龙飞呵斥道:“站住!不许动。”
龙飞无奈地摇着头,老刘走到保安面前说道:“来,来,来,朋友,放轻松点嘛。”
这时,龙飞不经意间瞟到了胖子的动作,低声说道:“你疯了吗?不,别这样!”
“我们可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老刘继续对保安说着。
保安却用手指着老刘说道:“你想耍我啊?你知道老子是谁吗?”
保安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刚一回头,胖子一砍刀就朝着他挥了下来,瞬间保安的右耳朵就被削了下来,保安下意识的捂着自己的右耳朵躺在地上哀嚎。
监控室内的黑衣男子看到这一幕后,着急地打开对讲机喊到:“兄弟们,别让他们逃了!快去拦住他们!”同时黑衣男子也赶忙起身冲出监控室。
而另一边,胖子还不罢休,翻正了保安的身子并骑在上面疯狂地挥舞着那把砍刀。
保安一脸恐惧地用双手捂着脸哀嚎着:“救命啊!救我啊!”
龙飞看着这一幕愤怒地喊道:“疯子!”并要上前去拉开胖子。而老刘却一把拉回了龙飞,并喊着:“别那么做,哥们!不要这样!”
忽然警笛大作,喇叭内喊道:“警察!不许动!”
已经红了眼的胖子听到这个声音后,紧接着就赶紧丢下了砍刀,然后慌忙地张望了一下四周扭头就跑。
“快走!快走!”老刘急切地喊道。
龙飞赶紧抓起木箱上的手提包,说了一声:“靠!”然后就跟着老刘疯狂地奔跑。
“快点!”
“草,小心渔网!”跑在前面的老刘喊道。
跟在后面的龙飞赶紧就避开了面前渔网。
紧接着老刘又说:“你有看到什么人吗?我想他们是那个胖子带来的。他妈的!”
突然一道强光照了过来:“警察!你!你!快停止抵抗吧!”龙飞被这道光一照,顿了一下。
老刘后头一看大喊:“妈的!跑!快跑啊龙飞!”
龙飞赶紧回过神来继续跟着老刘跑。
此时的西港,警笛大作,红色和蓝色的灯光交替闪烁着。
平时看着并没有什么精神头的老刘,这时就像个猴子一样,在前面飞快地逃窜。而带着手提包的龙飞这时就显得有点力不从心了。
老刘一直在前面呼喊着:“快啊!快跑!跟上我龙飞!他们快过来了。”
随着他们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老刘直接钻进了一个鱼罐头加工房,只听见一声:“草!天杀的鱼!我快恨死鱼了!”
加工房内的工人也被这么一个突然闯进来的人吓了一跳。
龙飞懵逼地看着,然后也跟了进去。
“你疯了吗?快跟着我跑啊!”老刘还一直记挂着龙飞。
“不许动!不许动!”突然传来了几个警察的声音。
在出口处,两个警察按倒了老刘,还有一个正试图阻拦龙飞,但是龙飞哪能给他这个机会,他右脚用力一蹬地跃起骑到了那个警察的脖子上,那个警察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龙飞奋力砸了那个警察两拳,又赶紧起身逃跑。
按着老刘的那两个警察见状喊道:“这个家伙是怎么回事?”
正狂奔的龙飞大声回了一句:“天杀的东西!”接着就爬到了一个平房上继续逃跑。
刚跳到另一个房顶的时候,龙飞才意识到这个平房的房顶是瓦片的,根本禁不住他这么一下。
果然不出龙飞所料,房顶瞬间被龙飞踩踏了,龙飞也重重地摔倒在了平房内。但是他心中有一个执念:马上逃离这里。
于是他忍着疼痛又爬起来开始奔跑。他一个纵身撞碎了平房的玻璃,刚跳出来就看到四个警察拿着手枪指着他大喊:“站住!”
“我靠!”龙飞料定警察一定不会向他开枪,于是赶忙向右一个翻滚,然后爬上了旁边的集装箱。
“跑啊!你这个白痴!快跑啊!”被警察押着的老刘疯狂地嘶吼着。
恰好集装箱旁边有一个二层楼,他直接跃了过去,然后用力踹开了门,冲进了平房。
“啊!”房子的主人显然是被突然闯进来的龙飞吓到了。
龙飞并没有多停留,直接向房子的另一边跑去。
他刚打开防盗门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得趴在了栏杆上。








第一章 港口逃脱
卧龙之灰色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