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一桶金


“我靠,又亏了五千多!”李欣把手里的话筒重重地拍在办公桌的座机上。
“一个月的工资才四百多块,这下一年多的工资就全部泡汤了。照这样的速度,手里的几十万元也撑不了多久!”他点起一支烟,心情极度郁闷。
最近的操作很不顺利,屡战屡败,细算起来,已经累计亏了好几万元了。
原来觉得在股市里跟风炒作不靠谱,自恃在江南糖业公司工作,对蔗糖价格比较熟悉,才把资金全都转到江南商品交易所这边来做蔗糖期货,没想到做期货也不顺。
在办公室里看不到实时行情,又不能随时守在交易所的电脑前,这样每天通过电话了解行情,根据技术面快进快出地操作,实在是有些随波逐流,胜率太低了!
不行,得改变操作思路!
难道自己的好运气都用完了吗?
要是每天都能像三个月前那样,那就太爽了。
不知不觉间,他的思绪又回到了三个月前那个让他激动万分的早晨。
7月初,华州股份公司的股票上市那天,李欣一大早就来到证券公司,他以为自己来得很早了,可到那一看,交易大厅里的人比平时多了好几倍,早已经水泄不通了。
看来大家的想法都差不多,手里这些原始股票拿了三年多了,今天找个好价格赶紧变现!
可这人山人海的,就是想卖也要挤得进去啊。
李欣从贴身的包里掏出华州股份公司股东登记证,打开看了看,自己三年前以每股1.25元认购的22000股原始股,经过两次分红送股、公积金转增股本,现在已经变成了57500股了。
今天华州股份公司的股票上市后会开在什么价位,谁都不知道,不过参考其他已经上市的同类型企业的股票价格,大致在6、7元左右。能到这个价格就不错了,自己的股票全部卖掉也是三、四十万元了!
每个月才几百元的工资,要是手里有三、四十万元钱,那会是什么感觉?
李欣幻想着那种美妙的情境,心里充满了莫名的激动与期待,巴不得股市马上开盘,让这一切立即变成现实!
“哥们,卖股票吗?”旁边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操着外地口音问道。
李欣被他的话语打断了思路,从幻想中回过神来,下意识地点点头说:“是啊。”
“卖给我吧!现款现货,马上结清。”大汉拍拍身前胀鼓鼓的挎包说。
“什么价?”李欣随口问道,他想探一下这支股票在别人心里的价位。
“三块五,怎么样?”大汉那一双眼睛眼睛贪婪地紧紧盯着李欣手里的股东登记证,话语里充满了试探和期待。
“开玩笑!”李欣嘴里嘟囔一声,把股东登记证装进包里,转身就走。
“四块五,怎么样?你有多少股?别走,哥们!价格可以商量的!”大汉在后面急迫地说。
自从华州股份的股票要上市的消息传出来以后,江城市就来了很多外地人,用现金收购该公司的原始股。
可在今天之前,收购股票的人很难知道谁手里有股票。今天股票上市,几乎所有大小股东都到证券公司这里来了,比开股东大会来的人都多。开盘前这几十分钟,是他们低价收购原始股票的最后机会了。
李欣头也不回地向交易大厅里挤进去。
他的心理价位怎么也在每股六块左右,这人给的价格算下来总额差了将近十万元呢,这还不算场外交易隐藏着的风险。
都到这会儿了,傻子才会在开盘前把股票卖掉。
李欣好不容易挤进大厅,距离交易柜台还有很远,就再也挤不过去了。
他无奈地停住脚步,四处看看,还好,这里的角度不错,对面大屏幕上的数据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周围全都是人,挤得像沙丁鱼罐头一样,天气又热,大厅里的空气有些污浊。还要在这样的环境中等几十分钟,实在是有些难熬。
周围有不少人在讨论这只股票的价格,有猜5、6元的,也有猜8、9元的。
李欣静静地听着,他打定了主意,低于6元就不卖。
开盘了!
原本人声嘈杂的大厅内瞬间安静下来。
大屏幕上一屏一屏地显示出各支股票的价格,所有的股票都显示一遍,要五、六分钟时间。
几乎所有人的眼睛都紧紧盯住大屏幕,寻找着华州股份的股票价格。
这股票在手里拿了三年多了,今天是变现的机会。谁都希望股票的价格越高越好,可谁心里都没有底,要是价格太低,就不划算卖了。
这几分钟的时间对大家来说既充满期待,又让人忐忑不安。
“哇!”
大厅里响起一阵惊呼,就好像世界杯进球时现场观众爆发的呼声一样!
李欣知道是价格出来了,可他还没看见,大家这么大的反应,到底是高兴还是失望呢?他赶紧在在屏幕上找,看到了!
10.50元,开盘价!这个价格远远超出了同类型公司股票的价格。
我靠!自己当初的2万多元现在翻了将近30倍,股票总值近60万元!
还没等李欣从惊喜中反应过来,身边的人早已像潮水一般涌向本来就已经很拥挤的柜台。
很少有人能想到这股票的价格一开盘就这么高,巨大的利益驱动着大家都想在这个高价尽快把手里的股票卖掉。
李欣也想尽快卖掉,这个价格也高出他自己的预期很多,他就怕动作慢了,这样的高价就再也见不到了。
可是看看前面挤作一团的人,他根本进不去,委托单都没办法拿到,怎么卖!
他有些后悔,早知道今天这么多人,昨天就应该来一趟,提前要几张委托单填好,也不至于现在束手无策!
“哇!!”
又是一阵更高的声浪,大屏幕上这一轮显示出来的价格是13.86元,比开盘价又冲高了三成!
不能再等了!
李欣四处看看,见不远处有个人在墙边写委托单,就挤过去说:“师傅,有多余的委托单吗?借一张?”
那人扭头看一眼李欣,说:“我也就只有两三张。”
李欣陪着笑脸说:“救救急,今天不是特殊情况嘛,挤都挤不进去,要在平时,柜台上随便拿。”
那人填好单子后,扯了一张空白的递给李欣,说:“行,给你一张吧。”
李欣道声谢,赶紧拿上单子,附在墙上填写起来。
从天而降的惊喜,和担心错过高价的急迫心情,让他的手都有些颤抖,填写的时候,笔尖把纸划破了两处。
价格填多少让他犯了难,报价高了卖不掉,到时候再想挤进去撤单、重新报价就更难了。
时间不等人,干脆,填市价!
委托单报进去之前看一下价格,只要不太低,就坚决卖掉。现在手里的股票总值已经六十万元了,先把钱揣在兜里再说,谁知道明天的价格会是多少?
等李欣在人群中奋力挤到柜台前把委托单递进去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把手中已经皱巴巴、有些汗湿的委托单递进去以后,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大汗淋漓地挤出人群后,他站在门口看了一眼这支股票的价格,还在11元以上,这个价格他很满意。
他喘着粗气,用手不停地扇动着已经汗湿得紧贴在身上的衬衣,好让自己凉快一点。
回望着依然能将柜台淹没的人浪,他真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在那个蠕动着的、温热的肉丛中冲杀过一个来回。
虽然已经卖掉了股票,此时价格再怎么变动也和他没啥关系了,可他还是恋恋不舍地一直在大厅门口站着,一直到上午收盘了才走。
上午收盘时14.9元的价格,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以这个价格计算,他至少少赚了20万元!
从证券公司回来以后,这一天里,他心里都不断地在猜测自己的股票成交价格到底会是多少。尽管他自己也知道纠结这个毫无意义,但他还是无法阻止自己去想这个问题。
他用不同的价格在脑海里算过无数次,猜想自己账户上到底有多少钱。就这么翻来覆去地折腾着,一夜没有睡好。
第二天一早,他早早地来到证券公司,拿到交割单时,看到昨天的成交价格是11.20元,账户上本利合计一共有64万余元!
相对于每月几百元的工资,这无疑是一笔巨款,虽然心里早有预期,但是看到手里单子上实实在在的数字时,他还是被震撼了!
此后的一星期,李欣似乎都活在一种不太真实的虚幻中,不敢相信自己转眼间就有了这么多钱。那段时间里,他心里充满着巨大的喜悦感,整个人处在一种亢奋中。
财富带给人的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它能否让一个人的内心真正强大暂且不说,但肯定能让一个人的内心膨胀。
李欣就是那时候突然间悟出了财富对于一个男人的真正含义。
几天前的自己和现在其实没有本质上的不同,区别在于手里存折上的金额变化了。就是这个变化,让自己看事情的角度不同了,腰杆硬了。



作者寄语: 欢迎读者多多支持,多多指教!
求推荐!求红包!
              






第一章 第一桶金
操盘手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