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回忆往昔


以前总以为,人生最美好的是相遇。后来才明白,其实难得的是重逢。
如琊翻着之前在论坛发的帖子,回忆着当初。看着那一张张由她亲手截出的图片,配的文字……她想起如初说出离开的那天:
【密聊】厉威校尉如初:“我要走了,这些都给你吧,也许你用得着……”
【密聊】厉威校尉如初:“你在哪呢?我招你来。”
【密聊】厉威校尉如初:“这在哪买的,我也去买来给你放。”
【密聊】持节司马如琊:“为何要走?”
【密聊】厉威校尉如初:“我下了……挺晚了,你也早点休息。”
那天最后如初也没有说清楚他是为什么要走,可是他真的走了,从她的世界里消失了,和别的人消失不同,以往的朋友都还可以在别的地方或多或少收到他们的消息,但是如初完全没有。
就像他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想起那天他一边说一边给了她满地的烟火,本该是最开心的时刻,如琊却知道当时的自己泪满盈眶。
那天是他们游戏的一周年纪念日。
一直到现在都还不明白,他忽然说走的缘由,明明一切都好好的,明明都一周年了,明明她都准备要和他袒露心中最想说的那句话,可是就是在这样的日子他丢下了她一个人,却给了她最绚烂的时刻。
想念是什么滋味,在那天之后如琊才慢慢体会到。
可是现在看着手机VX里那怕消失而置顶的对话框,看着最后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她催他快些上线……自从离开之后他们再也没有联系过,个中滋味更是无法诉说。
看了看还是忍住了,一句简单的问候都无法发过去……
是不愿也是害怕。
原来想知道一个人过得好不好并不像想象中那样简单。
如琊又放下了手机,目光和注意力又回到论坛里,编辑好今天的帖子发出去,主题是张戈和梦兮完美奔现的纪念帖。
趟床上窝被子里,心里有点空空的。
“一期一会,错过就是后会无期。”
一条朋友圈新鲜出炉在如琊的朋友圈里,配图是游戏里面她一个人开着号站在洛阳地图上放烟火的场景,既热闹又凸显了此刻如此苍凉。
今天正好是他离开一周年纪念日,真的会后会无期吗?如琊也不知道。
梦兮果断发来消息骚扰“哎呀,哀怨的少女是在思念谁?”
“滚!沉浸在幸福里的女人别来打扰我一肚子的忧伤。”
如琊手机关机,算了,睡觉吧!
迷迷糊糊把被子裹紧一些……这个冬天真的有点冷。
第二天醒来,天气明媚非常适合出游。
如琊抱着笔记本来到阳台上,裹紧身上的毛毯,脱了脚上的棉鞋,窝在铺了一块皮毛坐垫的吊椅上看昨天发的贴。
一堆说吃了狗粮的人,当然还有一些祝福和羡慕嫉妒的人。
看见一个小姐姐说她是今年才开始玩这个游戏的,也希望在游戏里找到属于她的玩伴。
如琊不由得笑了,一开始来游戏的人都有自己的各种理由,而她又是如何开始游戏生涯的?
好像是两年前,那时候生活圈因为两个人而变化很大,她变得对人对事都小心翼翼的,不敢相信任何人,选择躲在虚拟的世界里,拒绝对外社交。
她爱上了网络上这种不用面对面的交流,不用付出自己的心,她在各种群里活跃着,有二次元、古风音乐圈等。
而最后沉迷在网游世界里,她爱上了玩游戏。
之前她是个根本连游戏都不知为何物的人,更别说是网游了。但是自从被网上认识的小姐妹带着进入了这个虚拟又真实的世界里,就完全陷入了。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健全的世界,充满新奇。
玩的是一款古风时期的游戏,一开始确实很开心,可是久而久之如琊发现这个世界里面也有着他的规律。
游戏里面也有聚有散,有分有合。
人生的际遇在这里也展现得很完全,一开始玩的帮会散了,只因为作为主心骨的帮主选着了离开。
不管如琊和几个小姐妹再怎么坚持,只能选择帮会合帮。
最后的一点留念没有了,帮会原来的很多老人也都失去了坚持下去的理由,陆陆续续脱号离开游戏。
如琊回想到这里,又打开了之前留下的纪念帖,那里留下了她对之前帮会的所有记忆,有开心有难舍。
一阵手机铃声把如琊从回忆的世界里拉了回来,原来是那个幸福的正流油的女人。
如琊:“喂!幸福的女人。”
梦兮:“哎呀,怎么一股子嫉妒羡慕恨的感觉。”
如琊:“有事起奏,没事退朝。”
梦兮:“晚上出来聚聚。”
如琊:“我现在有事,你定好地点把定位和名字发给我。”
如琊挂了电话之后,继续看着那帖子陷入回忆里……
合帮之后,因为情绪的原因如琊其实离开了一阵,但是由于她把自己生活中现实的朋友拉进了这个游戏,所以还是可以时不时听到一些关于新帮会的故事。
这些话慢慢的沉淀在了脑子里,又勾起了她心底里对游戏的兴趣。
过了些时日,实在忍不住收了个号回去,就这样在新的帮会她遇见了如初。
其实一开始他们并不熟,隔着网络,隔着电脑……没有见过人,而且他话不多,时间也少得可怜。
甚至于在很久以后如琊回忆起来,她都不知道是怎么喜欢上这个人的。
有些人就算朝夕相对也留不下任何印象,而有些人只要一瞬间就刻在了心间。
可能这就是命运吧!
第二次回到游戏里,她还是按照原来的习惯,仍旧用自己的名字来作为号的称呼——如琊。
一个和如初极其相似的名字,而那时候如琊并不知道帮会里面有这号人物。
那时的如琊正在努力的融入进去,如初虽然是帮会的管理,却没有顶着管理的头衔,也甚少在帮会频道出现,所以就算之后如琊已经和帮会的朋友混得很熟之后,也还是不知道他这个人。
一直到某天晚上。
帮会频道如火如荼的在讨论着什么,几个管理在丫丫的管理频道里面商量着什么。
如琊好奇的点开频道一看,居然连没大事就不会上丫丫的帮主大人都来了,看来一定是件大事。后来小梦悄咪咪的告诉她,帮会里面声音最好听的管理也爬上来了,那就是如初。
如初,这个名字是不是来源于人生若只如初见呢?如琊不由得想到。
那时如琊顺口问道:“你怎么知道他声音好听?”
梦兮立刻答道:“他刚才在频道里面问帮主他们在哪里?那时候我正好在。”
如琊看着帮会里面不断滚动的字幕:“帮会是有什么事情吗?”
梦兮又立刻接上:“其实还好,就是有个新建立的帮会准备抢我们的塔。”
如琊疑惑:“哦,这些前期都经历了,为啥这么紧张?”
梦兮声音透露着一丝嘲讽:“额,那个帮会是翅膀帮会啊,全部人都是带着翅膀的鸟~会飞。”
如琊跟着笑起来:“我对你这个形容给满分。什么时候打?”
梦兮看了看日历:“后天吧。”
如琊听完之后有些为难:“那我得请假了,我明天要出公差去三天。”
梦兮丝毫不在意的说道:“那你直接下去频道里面和管理说一声吧,反正这场我们肯定是守不住的,你只要后面我们夺别人那场在就行。”
如琊看着下面几个管理所在的频道,犹豫了一下还是跳下去了。
正好这时是有人在说话:“那天就我来指挥吧,虽然结果已经摆在面前了,不过我们还是努力争取一下。”
如琊看了看丫丫的界面,找到了那个在亮的点,如初。
这声音说不出的好听,这就是如琊对他的第一印象。
短暂的愣住几分钟之后如琊果断出声打断他们的谈话:“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频道里面瞬间就安静了,几个管理都不再出声。
气氛好像有些尴尬,如琊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开腔:“我后天出差,为期三天,所以得请假。”
原来是正事,看来不是以往那些被如初迷得昏头转向的迷妹们找借口下来,淡色海刚想出声应一声,就被人抢先了。
“我们知道了,期望之后的夺回赛上有你的出现。”那好听的声音又出现。
如琊略带仓促的回应道“好的。”说完这句就直接跳走了。
因为要出差所以如琊很早就下了,梦兮只能通过VX来八卦一下。
梦兮一副小八婆的样子:“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听。”
如琊大吃一惊:“你怎么知道是他回答的。”
梦兮笑嘻嘻的说:“我猜的嘛~”
如琊恢复到淡定状态,嗔了一句:“无聊。”
如琊回想着刚才那低沉慵懒又略带凛冽的声音,确实很悦耳。
这就是如琊和如初的第一次接触,虽然只有一句台词但却给如琊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就算现在回忆起来也能找回当时听到的那一下心动的感觉。
那时虽有心动,却也如一阵清风拂过,片叶不留痕。
又是一阵铃声把如琊拉回到现实里,如琊放下手中的电脑来到门前,通过猫眼看见一个妖娆纤细的身影,如琊一笑打开门:“不是说让把定位和名字发我吗?”
梦兮披着一件皮草外套,一袭修身黑色小礼裙出现在门外,还化了个精致的妆容“我这不是担心你这小路痴,等下迷路找不到,好心来接你嘛!”
如琊看她这样子就知道一定是刚和张戈约会完,正好顺路罢了,如琊返身往大厅走去,梦兮识相的跟着进去,顺手关上门。
自从那人从游戏里面消失之后,梦兮就觉得如琊好像变了,但细数起来又好像没有,但越来越沉静倒是真的,之前还有一些调皮性子都不见了。
“你在家干嘛?这么冷还坐阳台上。”梦兮来到沙发上坐着,看着如琊忙碌着。
如琊洗完脸之后,换了一套比较舒适的休闲装,化了个淡妆,把头发随意一扎披上个大衣就来到梦兮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回忆往昔。走吧,带我去吃好吃的,我都快饿死了。”
梦兮看着这个明显回避话题的女人,摇摇头,只能叹息一声。



作者寄语: 这篇暂时没有存稿,尽量天天更。
              






第一章 回忆往昔
陌上花已开重逢终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