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平凡的分手夜


在一处富丽堂皇的宴会厅中,一位带上黑***领结配深空黑燕尾服的侍应员向休憩区走来,“不好意思请问几位需些
什么我们有唐培里侬ROSE,莫斯卡托气泡酒…”
接过香槟杯后,几位女士放进口中细细品尝“嗯!”“这香槟王果然名不虚传入口温润香甜”
那当然你也不看看这里是谁的订婚宴,人家王家好歹是国内智能灯饰行业龙头,海内外都知名的企业,这样的家庭订婚
宴能不讲排场么
说的也是订个婚有这样的排场家境也很厉害最重要的是他有颜值又年轻嫁给他一定幸福死了
可别羡慕了听说那男的脑袋有点不灵光之前传过一个大集团的千金想跟他在一起结果这人理都不理跑去找了这么一个
女员工看来是有点脑袋迟滞了
我也听说了这男的连求婚的地方也选的特别奇怪居然选在两人复合的地求婚一点也不浪漫
好像也是一般有钱人求婚不是都喜欢在浪漫的餐厅或者包下一栋建筑用来求婚么选择在这种地方也蛮怪癖的
要不是看上他家的资产估计打死不嫁了吧
她们口中那个有颜值又年轻 脑袋却不灵光也不懂浪漫的男人就是我
我叫王慕知今年26现在是盛海集团的海外部总经理
至于为什么选择在复合的地求婚以及我们两个怎么在一起的还要从一年前圣诞节那个晚上说起。
热闹的德国小镇上我跟多数欧洲青年一样身着深色户外羽绒服离开簇拥在圣诞集市的人群走进一家餐厅
圣诞节快乐先生请问预约了几位
弗雷德·王预订了2位
好的请到这边来
钉钉钉~
餐厅门打开了空气中飘浮着那股熟悉的香水味一金发碧眼女生走了过来
出了什么事那么急把我叫出来
拜托你下次提前跟我说清楚你家里的情况,不然今天我就不会像个傻子一样被人嫌弃和羞辱了
原来是这事我就是怕会因为我家庭原因而跟我在一起所以才没告诉你
一直以为你应该跟你爸不是一种人可是我现在算是看透了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你这是什么意思
刚刚你爸在花园问我家里做什么的家里有多少年历史这些都算了
他竟然还问我是不是要让他帮我拓展在德国的生意才跟你在一起的这还不是羞辱是什么
够了王慕知我来不是来听你说我爸的我觉得他没错
行了 我不跟你争了我们分手吧 我们无论是家庭环境还有价值观都不太符合
等一下你现在是跟我提分手么 不 你没资格现在是我跟你分手
嘭,泼了一杯水后摔门而去
本来洋溢着浓厚的节日气息的餐厅,大家的目光都投射在这湿透的外套上
先生你没事吧服务员略有惊慌的问
我没事这里500欧元不用找
就这样拖着湿透的衣服走出餐厅
哈...哈啾这欧洲冬天可真不是盖的算了上车换件衣服先
这算什么日子,别人都吃大餐跟朋友过节,我却在好死不死玩分手我这脑瓜子真的不适合谈女朋友吗
不想了 滴滴滴 语音输入 嘿!梅赛德斯 我今天失恋了能不能帮我找个能喝醉的地啊
正在为您导航富森特酒吧
谢了 哥哥果然没白疼你 等回去一定给你用智能充充电啊
一路上油门没停歇过让快感盖过烦恼路过了大桥路过了拥挤的街区
无意间就来到了下城区,酒吧街这里灯红酒绿吸引了各式各样的人前来
呀!这么背啊 这店居然休息了算了再找一找吧
于是往酒吧街的偏一点的方向走去这里街区异常安静因为正值圣诞冷风飕飕的小巷中开门的店也比较少只能通过余光扫
视周围还有没有开门的店
走着走着突然一女生的声音从乌漆嘛黑的巷子深处传了过来“Hilfe”“Hilfe”“Hilfe”(德语求救声)
这是求救声?算了当做善事吧于是朝着呼救声方向跑去
眼前这一幕让人愤怒不已两位操着不是德语口音的外国人在逼向一位柔弱的亚洲女生
她头戴棒球帽手里抱着一只mcm背包蜷缩在小巷的墙边一只粉色行李箱倒在路边不好是打劫
情势紧迫于是一个飞踹踢向其中一个外国人,“嘭”其中一个小偷倒在地面
也许是受到了惊吓女生见其倒地用手中的背包将其打晕
这时另外一个小偷看着同伙被踢迅速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把瑞士军刀
女生看到后用全身力气喊道“小心他有刀”
还是慢了“哗嚓”右边腰侧被划了一刀
这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突然灵机一动喊到警察这里
这时趁着拿刀贼回头,迅速扭过对方的手夺取手中的刀,然后用脚踢开
对方见事态不妙于是逃走了
还愣着干嘛赶紧走啊你还想再被打劫啊
女生反应过哦 哦 走 走吧
两人一路小跑气喘吁吁的返回了车旁
上车
女生诧异道为什么?我跟你也才认识了15分钟
不对是14分零49秒瞄了一下手中的智能手表说
算了小姐我对你也是仁至义尽了你要是想再被打劫一次就不要上来随你便好了
乌鸦嘴乱说什么我为为什么又会被打劫
看看这大晚上的在国外的酒吧街还敢一个人背名牌包出来不是明摆着要人来打劫么
听他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无力反驳了怪我这攻略没做好就溜出宿舍了哎
看吧话也说不出来了是被我说中了吧
嘻嘻 那个大家都是华人您也是菩萨心肠就载我一程吧
算了看在大家都是华人份上要送你去哪里?
酒店你随便找一家就行了
不是小姐那个你知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
圣诞节怎么了
算了 看你这游客打扮应该也不知道国外有旅游旺季
哎 你说谁游客呢“啪”的一下往身上呼了过去
撕哇!你这女生怎么还动手打人
等一下你能不能开一下灯我好像摸到什么湿漉漉的东西
“滴答”车内的阅读灯打开了
啊是血啊!你流血了呜呜呜呜~
你哭什么又不是你流血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还没怎么样呢你怎么就哭起来了人家看到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
要不我们先去医院吧
我身上又带着伤痕去医院一定叫警察的要是这女的来旅游还好万一来打黑工估计要进去关上好几个月还要被罚上好几
万欧元算了大家都是华人别难为她了
不用去医院了 我家里正好有止血药和绷带我回去自己包扎一下就行了
要不先你家 别误会 我看你因为救我才受伤有点不放心帮你包扎完我马上消失她柔弱的说着
我王慕知可是一大直男啊最怕就是看到这么楚楚可怜的人了而且这么晚了要是到街上晃悠也不安全,回家就回家吧真
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欠过她钱
扶好了我要出发了
第一章完








第一章 不平凡的分手夜
那年慕知秋冬